有关唐代金银器的几个问题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唐代金银器所反映出的社会问题甚多,择要略叙以下几点:第一,出土金银器的数量表明,初唐金银的数量较少,盛唐时成倍增加,到中、晚唐更是数量剧增。这固然与金银矿藏开采的增多,金银细工的发展有关。但是,也与统治集团的日益腐败,官吏竞相奉进有直接关系。

初唐时社会经济尚在恢复之中,唐太宗以亡隋为鉴,实施“去奢省费,轻徭薄賦”的休养生息政策,统治集团的生活尚能注意节制,金银器制作不多,遗存发现较少,当在情理之中。盛唐伊始,情况有了变化。尤其是开元之后,统治阶级沉緬于歌舞升平之中,奢糜之风日甚,金银器玩、珠玉锦绣大量生产。地方官员奉进金银器也逐渐成风。这时奉进的不少是银铤。德宗以后,政风日下,横征暴敛,官员竞相奉进,以固恩泽。以此卖官鬻爵,贪婪腐化,日甚一日。连被誉为“清廉简易,为宗臣之表”的李勉也加入了奉进之列。出土的金银器中有錾文的大多集中于此期,它是唐代统治集团日益腐化,骄奢淫逸,直至覆亡的历史见证。

第二,金银器出土数量的增多,也表明了金银纽工的迅速发

展,产地的扩大和产品趋于商品化这一历史事实。目前所出土的第一、第二期的金银器,大多集中在首都长安附近,说明长安是金银器生产的中心,它是官营手工业的重要经营项目。晚唐的金银器,南方地区的产品已占了很大的比重,不仅从镇江丁卯桥出土了金银器窖藏、浙江临安水邱氏墓出土38件银器,可以得到佐证,而且,从有錾文的金银器中,也可以得知不少都是从南方向长安进贡的。如李德裕重埋舍利所用的金棺、银椁,可能就是在润州生产的;刘赞、裴肃、李杆等进奉的银器,都是在南方为官时向朝廷进贡的。据《新唐书地理志》载唐代南方上贡金银器的有淮南道扬州、江南西道宣州、岭南道桂州以及贵州等地。说明中、晚唐时期,隨着南方经济的日益发展,金银器的生产也随之兴起,成为了主要产地之一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晚唐所生产的金银器,数量大,形制多,质地轻薄,制作粗糙,纹饰简化、草率,与前两期形成鲜明的对比。并且,所錾刻的铭文,有名称、重量、姓名等等,这是金银器生产已趋于商品化的标志之一。西安洪庆村出土的鎏金小银盒底部刻绘一对并立男女,錾铭“二人同心”四字,更是商品化的意味十足了。此时,官营金银器作坊所生产的器物也往往錾有铭文,如西安鱼化寨出土的“宣徽酒坊”银酒注,器底刻有铭文61字,并标明为“地字号”,而在耀县出土刻有“宣徽酒坊宇字号”的银碗,则可以得知,当时官营的“宣徽院”所生产的银器是按《千字文》的顺序编排的,可见其数量之可观。官营作坊錾刻铭文也可能是为了区别于民营产品的缘故。

第三,唐代以前金银容器发现较少,到了唐代才得以蓬勃发展。它与唐初“丝绸之路”重新畅通,东西文化频繁交往,波斯东部地区所制造的金银器不断输入,大量的中亚西亚,尤其是波斯、粟特人聚居中国,把萨珊朝金银器制造工艺传入我国有直接的影响。初唐时期的金银器中既有直接从萨珊王朝流入的“泊来品”,也有唐代工匠的仿制品,还有按我国传统形制所制造的金银器。然而,中华民族之伟大就在于并不停滞在单纯的模仿之上,而是善于融会贯通,吸取外来文化的长处,创造了具有本民族特色的器物,随着金银细工日益发展,萨珊王朝的影响日益减少,器物的纹饰变得越来越繁缛绚丽,外来纹样与我国传统纹样融为一体,使金银器装饰纹样,器形等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成为民族文化宝库中的一朵奇葩。

第四,金银器制造工艺水平的高度发展。对何家村出土的金银器的技术鉴定表明,其工艺技术是极其复杂精细的。器物成形以钣金和浇铸为主,并普遍采用了切削、焊接、拋光、铆、镀、锤钱、錾刻、镂空等工艺,水平之高出乎常人想象。以焊接为例,有大焊、小焊、两次焊、掐丝焊等几种,技术成熟,焊口平直,焊缝不易发现。更令人惊叹的是,在盘、盒、碗等器物上都有明显的切削加工痕迹,螺纹清晰,起刀和落刀点显著,历历可见。有的小金盒,螺纹同心度强,纹路细密,盒的子扣经锥面加工,子母扣接触密闭,很少有加工物件轴心摆动的现象,证明当时切削加工已趋成熟,还可能使用了简单的工作机。值得注意的是出土了一批纹饰各异的香囊,香囊球体内的制作完全符合陀螺仪的原理,致使无论球体如何转动,盂面始终朝上,不会使香灰或火星外溢。陀螺仪是欧美在近代才发明的,而香囊中的持平环比它早了千余年。上述事实表明,唐代金银器工艺的辉煌成就,形象地显示了唐代工匠的辛勤劳动和聪敏才智。




上一篇:唐代金银器的三次重大的考古发现
下一篇:中国艺术品行业五项新规集中发布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