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茶叶与鸦片战争之关系 _钱币收藏交易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再说茶叶与鸦片战争之关系 :     《中国邮史研究》总11期刊登黄继光先生的文章《中国近代史茶叶与鸦片的贸易》,针对笔者与陈小忠先生关于“茶叶贸易与鸦片战争是否有关”的讨论,提出许多有益的见解,但其中几处提法难以苟同。   一、鸦片战争前的中英贸易中,中方是否存在“入超”?   黄文引用马士《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的数据,认为当时中国的“茶叶出口总额大于鸦片进口总额”,据此认为拙文《茶叶贸易与鸦片战争有没有关系》提到的“鸦片商们从印度购买鸦片倾销到中国,其货款数额远远超出了购买茶叶的数量”之说,与马士统计表的数据不符。需要指出,这段话是国内历史书的普遍提法,反映了鸦片战争前中国进口鸦片由少到多、逐年激增的趋势――这种趋势正是导致中国“入超”的重要原因。 那么,有关数据可否作为拙文这段话的依据呢?   《从香港割让到女王访华:中英关系1840-1986》书中也介绍,“1800年输入鸦片4570箱,1822年为7773箱,1831年为16500箱,到1834年竟达到21885箱,而1838年又将近翻了一番,达到4.02万箱的惊人数字”。《初中历史》教科书也有【英国输入中国的鸦片激增表】,数字为“1820年7889箱,1825年12576箱,1830年20331箱,1835年35445箱,1838年40200箱”。二者所列数据基本相符。   日本陈舜臣的《鸦片战争实录》提到,“英国想利用鸦片这种新商品的开发,把常年入超的不平衡的对清贸易正常化。这个企图取得了成功”。该书介绍,“英国向中国贩卖鸦片的货款数额,远远超过了从中国购进茶叶的货款数额,这样就出现了与过去完全相反的情况”,其中也引述了《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的部分数字(中国从英国进口鸦片数量):1817年3698箱,1821年4770箱,1825年9066箱,1829年14388箱,1833年21659箱,1838年28307箱。同时还引用古林巴古《英国的贸易与中国的开港》的数据,“1835年已超过3万箱,1838年已超过4万箱”。作者指出,“马士的资料主要是根据东印度公司的资料,大概是排除了土耳其和伊朗产的鸦片。另外,在印度的鸦片中,相当数量的马尔瓦鸦片先运到葡萄牙领属的达乌曼,再由葡萄牙船运输到中国。这些鸦片可能也没有统计进去”。   这些都表明了战争前夕英国对清输出鸦片所达到的惊人数量。   黄文引用《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的数据,为什么得出的是不同的结论呢?关键在于:黄文所引数字到1833年为止,而且把1818-1833年这16年的数字进行了平均。据笔者所知,有关这段历史的书籍,几乎都会将数据引至1838年,《中华帝国对外关系史》作为西方汉学界颇具权威性的史著之一,应该不会没有这个期间的统计资料,黄文为何不提1834-1838年鸦片输入激增时期的数字,而把时间段截止在1833年?再者,用数学上的“求平均法”来看待历史,尤其是鸦片战争这样特殊的历史事件,方法也值得怀疑。   黄文承认,柏杨先生“为贸易而战”的观点是“说到点子上”了,那么不妨再深入一层,分析一下英国对华输出鸦片的背景及效果如何。   二、鸦片输入是否导致白银外流及银价高涨?   黄文说,传统说法即“鸦片大量输入使中国白银大量外流,导致银价高涨”有局限性。但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鸦片输入导致白银外流是不是事实,而不在于其局限性的大小。   中国青年出版社的《祖国》提到,“鸦片战争前夕,中国每年白银流出量在1000万两以上,使得中国的财政出现了严重危机”。   《从香港割让到女王访华:中英关系1840-1986》介绍,“据英国公布的材料记录:在1823年至1834年间,中国共有5220万银圆流到英国。白银外流使银价逐年上升,各省各地都出现了‘银价愈昂,钱价愈贱’的现象。1821年前后,1两银子换制钱1000文左右,到1836年至1838年,换1300至1600文,银价在30年间上涨了50%左右”。   《鸦片战争实录》则讲,“道光十年(1830年)银一两值铜钱1200文,约十年之后就值2000文了”。据马士统计,1838年中国进口鸦片的金额约2000万西班牙元,合白银约1400-1500万两。对此陈舜臣认为,“如果进口鸦片超过4万箱,那就远不止这个数字了”,而“清朝一年的岁收为四千万两左右”。   法国佩雷菲特《停滞的帝国》提到,“从1813年至1833年,中国的茶叶出口只翻了一番,但它进口的鸦片却是原来的4倍,钱从中国流出以支付腐蚀它的毒药。两条互不通气的线路:皇帝积累卖茶的收入;中国人输出货币以换取毒品。…鸦片加速了撞击。1836年,中国的贸易收支第一次出现了赤字,进口总额的3/4都用于毒品”。其中引用1837年一份奏章所言,“岁漏银千万两,荼毒国人益众”。   我们也都知道林则徐当年的警告,“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以御敌之兵,且无以充饷之银”。这里,一方面是说鸦片荼毒生命,另一方面不就是指出了国库漏银将导致军费亦无力支付的危害吗? 黄文提到当年美国对华销售鸦片,事实不假。但当时的“大清天朝”没有今天这样准确的统计数字,他们只将积极要求“自由贸易”和“门户开放”的英国作为敌人,对表现圆滑的美国人反而颇有好感。由于林则徐看到《中国丛报》和《广州纪事报》上反对鸦片的主要是美国传教士,以为美国人不搞鸦片贸易,没收鸦片时还相信美方没有鸦片(美国领事讲,给英国人代销的1540箱都退给义律了),把鸦片走私的罪恶完全放在英国人头上。不论如何,鸦片输入的扩大导致了白银外流和银价高涨,给清政府带来日益严重的财政困难,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正是以节俭著称的道光皇帝决心禁烟的重要原因。   三、茶叶贸易与鸦片战争有无关系?   黄文认为,只讲“有关”或“无关”就是把问题简单化、绝对化了,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当然,要从“还原”历史的角度来讲,单说“有无关系”是太简单了。   但需要说明的是,拙文与陈小忠文章的分歧,恰恰就在“有没有关系”上。我们关心的是专题邮集《说茶》中关于茶叶贸易与鸦片战争的提法能否成立,如果是“有关”,《说茶》的叙述就可以成立;如果“无关”,那么邮集就要改正其错误。至于如何“还原”历史,不是我们所关心的,也不是一部邮集所能解决的。

阅读推荐:
欣赏两件清代蝴蝶玉佩
高考误答录(爆笑) _艺术收藏
浅谈图案石的收藏与鉴赏 _古玩资讯
徐悲鸿.逆风 _字画收藏
记忆中老师的龌龊事 _古玩行情
二随意所如与心手交畅
8月4日京沪邮市20分邮票板块行情专报 _小众收藏
吴永平 _古币收藏
【历史】耶律德光的异梦
邮市投资重大势也重质量 阿忠 _纸币收藏



上一篇:漫话四川奇石 _钱币收藏纸币
下一篇:《甲子邮刊》走过二十载 _连体钞收藏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