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揭五铢钱纹在东汉时期的另类运用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江苏缪碧玉尹钊张继超

  五铢钱始铸于西汉元狩五年(前118),迄于唐武德四年(621),走过了中国方孔圆钱三分之一的历程。在东汉时期,可以说是五铢钱发展鼎盛期。这在历史上流传下来的文物上得到印证。近期,笔者从东汉时期的龙虎钱纹镜和画像石中,发现了“五铢钱纹”在当时的另类运用,充分彰显了先人们的聪明才智。

  图1所示是一面东汉时期的龙虎钱纹镜。龙虎镜又名龙虎对峙镜,是东汉青铜镜发展鼎盛时期的一个主流镜种。它以高浮雕工艺为主要表现手法,将一龙一虎挟钮相峙于镜钮上方,虎猛、龙威,雄健有力,神采奕奕,栩栩如生。令人倍感新奇的是,在龙虎的头部还清晰地勾画了一枚汉代五铢钱纹图像,让我们感受到了它的精美。新中国成立以后,考古学界对这种镜子的称谓,看法基本上是一致的,有的称龙虎镜,有的称龙虎对峙镜,但在正文详细介绍时均有“龙虎对峙”或类同于这种含义的描述。在现代汉语中“峙”字的含义是非常明确的,即对抗对立。那么,我们华夏祖先,将一龙一虎相向而对作为铜镜的主题纹饰,终究想要表达一种什么意念,龙虎在“峙”什么呢?

  这面铜镜中呈现出的五铢钱纹图样,被很多藏友认为是在争夺财富。但是,汉代一朝儒、释二教的文化内容在艺术领域中的表现突出,由于儒教思想深厚,同时由于统治者的诉求,汉代铜镜大多以赞美或追求的口吻表现,例如汉代铜镜中的铭文大多用“长宜子孙”、“君宜公卿”等一系列赞美和寻求铭文,而采取对抗抢夺财富的铭文的从未见过,故此铜镜采用龙虎对峙我们认为缺少说服力。

  一只雄健的白虎,圆目张口,亢奋激昂,虎尾在胯部做S形甩摆,一威猛之青龙虎口大张。利齿凸显,口吐舌信已伸向虎口腔,正是自然界兽类之间雌雄交配时情感酝酿之景,实为交媾求欢,整个画面神韵逼真,浑然一副龙虎交媾祥瑞图。而龙虎在历史上大多代表着帝王的威严,使人不禁为东汉艺术工匠们丰富的想象创造能力和精湛细致的表现手法而叹为观止。而帝王期望的千秋万代的统治繁衍下去,在此青铜镜纹饰中表现得恰如其分。龙的神威、虎的雄健是天神人的有机结合,是皇权身份的象征,人的生殖器是皇权意志的具体表现,交媾即交配,则必然导致生殖,这就满足皇权达到繁衍生殖、世代相传、万世昌盛的最好祈求。

  在收藏过程中,我们也偶尔发现有一种带有生殖器的龙虎交媾镜,虽然非常精美但较少,大多数是不带生殖器的龙虎镜,如这面铜镜即是其一。笔者认为,这个应为隐型龙虎交媾镜,而隐型的龙虎交媾镜一般制作较差。笔者以为:东汉时期,宫廷皇族为了巩固和彰显其统治地位,以及按照当时的宗室分封和官制制度,大型精致的显型龙虎交媾镜会有一个特殊的使用阶层,而隐型龙虎交媾镜又有另一层次的资格名分;精美的显型龙虎交媾镜代表着皇权的威严,而一般隐型的龙虎交媾镜代表着龙虎交合、子孙繁昌的主题意识,符合整个社会望子成龙的心理期盼,至此我们对这枚东汉的龙虎钱纹交媾镜的看法是此镜并不是为争夺财富、金钱而作,龙虎交媾表现的是祈求子孙繁茂的美好愿望,五铢钱是财运亨通的一个具体表现。

  笔者在徐州汉画像石博物馆收藏的一面东汉画像石(图2,局部)中,也找到了相关依据。这面画像石,纵98厘米,深95厘米,厚21厘米,画面共分三层,一层刻一对朱雀昂首展翅,口衔连珠,二层刻二龙,口衔五铢钱币,三层刻乐舞图,一人抚琴,一人伴舞,两观者,一侍者。其实这应为一个家庭的生活愿望。两观者应为夫妻,而第一层中两朱雀相对应的是汉代人对人口繁衍的观念。所谓“男女授受不亲”是后来礼教发展的结果,汉代人较之要开放得多。在画像石中,不仅有“秘戏”,并且有“野合”的画面。但表现男女之间的爱情时,还是更多使用隐喻,即以动植物作象征手法,如连理树、交颈鸟、对鸟等。而二层的龙虎交媾表现的是祈求子孙繁茂的美好愿望,五铢钱仍然是财运亨通的表现。因此,此汉画像石展示的是一家祈求生活其乐无穷、幸福美满、财源茂盛、子孙满堂的一种愿望。

  中国古代文化是华夏祖先遗留给炎黄子孙的一个熠熠日月的文化宝库。通过以上探析,我们可以看到,虽然铜镜、钱币、汉画像石看似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事物件,但是通过研究我们发现,它们都是历史遗迹的一个碎片,把它们结合起来就能够尽量完整地再现历史的真实面目,这也是我们历史研究工作者值得尝试的方法。


上一篇:【收藏百科】玉环
下一篇:【收藏百科】戟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