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邮人一代情 _钱币邮票收藏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一代邮人一代情 : 1992年9月30日,我的父亲阎东魁终于告别了一生与之结下不解之缘的邮坛,追随他的老友――甲戌邮票会创始人郑汝纯、赵善长先生去了。“甲戌鼎持三杰”(老集邮家钟韵玉先生语)又相聚了。 从我记事起就看见父亲经常摆弄那一张张小小的美丽的邮票,有时拿着一个可以折叠的立方小放大镜,对着邮票看个不停;有时拿一沓小胶纸,从中间一折,用毛笔蘸着清水,一半粘在邮票的背面,一半粘在本子上。这些儿时的记忆,一直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如今再也看不到父亲那一心扑在邮票上的身影了,留下的是一代邮人的情怀和我们无限的思念。 父亲从上世纪20年代起就开始集邮,是我国早期著名的中华、新光、甲戌三大邮会的会员。1934年与郑汝纯、赵善长等人共同发起组织甲戌邮票会,任图书部主任,并长期主持《甲戌邮刊》编务。父亲十分注意集邮学术研究,邮识较丰,又勤于写作,曾为《新光月刊》、《西南邮风》以及《甲戌邮刊》等刊物撰写了许多邮学研究文章。父亲对中国早期邮政历史,邮票版式、版别,实寄封、片,纪念邮戳等,无不下过一番功夫,尤对中国商埠邮票有较深的研究。可以说父亲一生对宣传集邮文化,推动集邮活动,做了有益的贡献。 父亲一生务实,不计名利。他在郑州、西安、开封、柳州等地主持《甲戌邮刊》编务时,从组稿、编排到发行,几乎包揽无遗,使该刊得以长期出版发行达15年之久,邮人每当提起,他都归功于赵善长会长的领导和同仁的支持。1980年著名集邮家郑汝纯在京去世,父亲写了一篇纪念文章,请赵善长先生过目,赵老作了一些文字修改,在《集邮》杂志发表时,父亲坚持共同署名,并把赵老的名字放在前面。 父亲是一个非常重感情、讲友谊的人。1938年时年仅17岁,现为北京市老年集邮会名誉理事的王席儒先生在西安失业,后又患病开刀,手术未愈,即令出院,当时他囊空如洗,连换药的钱都没有,遂以邮友身份向父亲求助。那时我家的生活也不宽裕,全家5口靠父亲一人工资,父亲还是尽力相助,给了他约有一个月的生活费。1991年9月王老专程从北京来看望父亲,谈起此事仍感动不已,王老说这才是真正的邮谊啊(详见《集邮回忆录》136页)!1980年郑汝纯先生在京去世,父亲异常悲痛,不思茶饭,在家设置灵案举行家祭;此外,父亲广泛征集各方邮友的挽联、诗文,自费编印《纪念集邮先驱郑汝纯同志》一册,广赠邮友,为集邮界增添了一份重要史料,深得邮人敬重。 父亲一生有两件憾事:一是因病未能出席1982年在北京召开的全国集邮联第一次代表大会,会晤新朋旧友,畅谈邮坛盛事;二是“文革”期间,我将他数十年辛苦收集的中国早期邮票和商埠邮票专集上交南宁市有关部门保管,最终不知去向,致使他因无实物资料而未能完成《中国商埠邮票史》一书的定稿。 父亲于1990年6月在家中不慎跌倒,髋骨折裂,遂卧床不起。生病期间,承蒙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南宁市集邮协会领导及钟韵玉、王席儒、居洽群先生等多次前来看望和书信问候,谨此致谢。父亲离我们去了,邮坛又走了一个老邮人,但他的高尚邮德永远记在我们心里。

阅读推荐:
【历史】隐帝初期国家粗安
我与施秉章的交往 _古玩鉴定
世界华人书画展昨天开幕 _如何收藏钱币
陕甘宁边区邮务人员实行薪金制以后 _钱币收藏市场
巨型“圣火”根雕献礼奥运 _邮票行情
不同脸型选戴不同的首饰
玉石收藏热背后的文化意义
长江颂·施江城中国画作品联合国特展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书画摄影展 _古玩价格
宜兴创作了一款“三毛”紫砂纪念壶 _乾隆通宝



上一篇:各路高手对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说长道短” _天下收藏
下一篇:今日《鉴宝 》 玉雕再现古时乐舞 _古钱币价格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