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了我的“《邮乘》梦” _如何收藏钱币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圆了我的“《邮乘》梦” :  夜深人静,奋笔写邮;歇笔小憩,环顾蜗居“小书库”,总觉得还欠缺一样东西――周今觉鼎力主编的《邮乘》!   这倒不是“求全”心理作怪――这些年,我不断购进中国的早期集邮文献,蔚然可观。每读这些中国集邮经典,不时见到集邮先驱们对《邮乘》一书极力推崇――   陈志川为周今觉逝世周年撰写长文《今觉先生之謦?》,高度评价《邮乘》:“……先生曾撰《余之华邮历程》记其评,刊《邮乘》中。民国十四年七月十一日,创立中华邮票会,先生出任会长。十月出版《邮乘》两月刊,每期以中英文字编排,附我华邮珍罕名贵邮票之彩色铜图扉页,印刷精美,内容丰富。举凡国邮版式之研究,珍品源流,邮学之探讨,国邮史实变体之记录,海外邮讯,专论,小品,都予集国邮者极浓厚之兴趣,导引初集,启迪后进不遗余力。是故《邮乘》创刊以后,洛阳纸贵,行销广及国内外,国际人士莫不重视,国邮声价亦大为改观。民国十五年十月(1926年)纽约万国邮展,《邮乘》参加国际邮志竞赛,与全世界卅一种著名邮学参考书竞赛,而竟荣获铜牌奖!此为我国集邮界自有邮史以来破天荒加入赛会,而又可谓我国邮学家第一次之得国际荣誉。而先生所著每期连载之《华邮图鉴》一文,尤可推谓集国邮者所不可不读之课本。故《邮乘》一书,实为阐发国邮学识之元勋,鼓动中国集邮风气之砥柱,此一宝贵史实盖造端于先生也”。   此前,陈志川《新光》邮刊指出《邮乘》的邮史地位:“我说‘要研究,先要读书’,所谓‘博核’夫群籍识多广闻者是基本也。譬如,现在国内第一流的邮学研究家,哪一位不是从先研读邮学书籍而来?我并非为当年之《邮乘》吹嘘,如果没有《邮乘》一书,也许现在中国的集邮家仍会迷恋于美观大形的杂俎西邮,而今日国邮之能被国人所注意者,《邮乘》一书可居相当之功绩矣!”   每每读此,我总怦然心动:“什么时候我也能一睹《邮乘》风采?”说实在的,一介布衣邮人的我,眼见得这几年《邮乘》拍卖价从几千元一直窜至一万多,“拥有一套”只是幻想;退而求之,“一睹风采”也可满足夙愿了。然而,邮友之中谁又可以助我“解馋”?   《邮乘》身价之矜贵,还因为它存世量罕少难觅。陈子绳曾在《集邮漫话》中描述他寻觅《邮乘》的苦与乐:“友人有集《晶报》全份者,余从而假得之,得读周今觉君之《邮话》,及袁寒云君之《邮说》。袁说似限于本人收藏,仅足供参考。而周君《邮话》,博证广引,源本纂详,足启迪后学,奉为臬圭,而于提高华邮地位,厥功尤伟,惜乎戛然中止。有谓周君所编《邮乘》,更进深造,不可不读,心虽向往,以无从觅得全份为憾。暇日闲步邑庙冷肆,遍觅《邮乘》,曾于桥曲小摊,得一卷一期及二卷二期各一,其插图均被裁去,余固重在文字,得之甚乐,代价极微,仅小银圆一枚,携归畅读,惬意可知,惟乃以未窥全豹为怅!”可见,觅集原版《邮乘》对于渴求者来说,其过程之艰难漫长,毫不逊色于搜集某套华邮珍品!   对一些前辈集邮家说来,《邮乘》的寻觅聚散也充满了传奇色彩。在马骏昌编的《集邮回忆录》,《邮乘》竟在几位著名邮家手中接力聚散。老邮商沙伯泉回忆说:“……我还买过清光绪年间文渊阁大学士那桐收藏的,由上海中华邮票会周今觉编的《邮乖》,共买了六套和一些零本。当时,那桐的管家不懂行情,每本《邮乘》仅卖一角钱,较市价低了好些。后来,我以较合理的价格出售了这些珍贵的邮刊,最后一套《邮乘》是周贻白教授买走的。”   那桐,字琴轩,曾任清政府军机大臣,又出任过清华大学校长,是洋务派人物之一。他是中国最早的集邮者之一。但他“集而不专”,他死后,邮集、邮刊均被其后人贱价处理。   沙伯泉收购的《邮乘》,解放后曾“一次性处理”,集邮家赵人龙先生却失之交臂。赵老在《北京集邮回忆》中提及:“1956年北京市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后,邮商沙伯泉停业,以60元代价将全部的邮学书刊卖给姜治方,据说有一板车之多。姜的中外邮学藏书原来就不少,这样就把中文邮刊基本配齐了,他又花了一定代价将之加工成合订本。姜有意将余下的重复书刊卖给我,索价30元。其中一套《邮乘》九册是全的,不能算贵。但我考虑到我已有后面的七册,而其他邮刊也重复太多,所以未要。也幸而未要,因为‘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破四旧’,我的所有邮学书刊都掷进垃圾箱,连邮票目录也没有剩下一本!”   这真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姜治方手中的《邮乘》,最后选择了“永聚不散”――捐赠国家的结局。姜惠里在《回忆我的父亲姜治方》中说到:“1966年6月,全国性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父亲受到了冲击。他所收集的邮票被批判为‘封、资、修’的玩物。为了避免招惹政治是非,也为了使他毕生心血不致付诸东流,我们父亲的全部邮集、连同集邮书籍、杂志、奖杯和奖章等物,拖了满满的两辆板车,由我大哥姜惠比出面办理,送交给东长安街中国集邮公司,并取得了收据。……另一辆车上,放着父亲从北洋政府的一位外交官那里得到的特别长方形木柜,非常考究,里面有红颜色两巨册世界邮集,另有苏联邮集十几本。还有一个四方柜,内装有两本比利时德哈根邮票店出售的专插片封的大邮册,里面插满了数千个明信片、实寄封和清代的排单、将军火票,以及文报局封、华洋书信馆封和民信局封等等。车上还放着大量的集邮书籍,各国邮票目录,集邮杂志。其中有:《邮乘》(全套)、《邮学月刊》、《邮讯》、《邮典》、《神州邮票会会刊》、《新光邮票杂志》、《甲戌邮刊》、《国粹邮刊》、香港邮刊等,还有法国香槟目录、德国米塞尔邮票年鉴、英国吉本司邮票目录、美国司各脱邮票年鉴等等”。   侃了一通,无非是让事实说明《邮乖》的邮史地位之高,它在邮人心目中份量之重!   “不可不读”这四个字,一直使我“耿耿于怀”,索绕于梦!何时得读《邮乘》?   2003羊年仲春,对我来说是“圆梦”的难忘时刻――我终于得到了北京李国庆邮票社影印的全套《邮乘》!我不在乎它是“影印本”――诚如陈子绳所言“余固重在文字,得之甚乐,代价极微”。真是喜从天降!   这套《邮乘》影印本,印刷非常清晰,装帧十分考察,纸张也是上乘的。它比《邮讯》全辑影印本的质量又有了改进和提高。   当我捧读《邮乘》时,心中涌起莫名的感激:感激儒商李国庆高瞻远瞩、花大气力下大本钱陆续复印早期珍贵集邮文献;也感激刘肇宁老师慷慨提供《邮乘》的原版本,使今天这一代乃至下一代普通集邮者,也能读到和拥有原汁原味的集邮巨典《邮乘》!   “携归畅读,惬意可知”。但愿有更多“识宝之人”乃早分享这一种读书的痛快与欢愉。

阅读推荐:
【历史】杀母的逆子
陶瓷真伪鉴定 _古钱币鉴定
掌握丰富的集邮知识
姚虞琴 _邮票钱币收藏
集邮随笔三则 _硬币收藏
纪110:万隆会议十周年 _超级古玩家
第25届全国最佳邮票评选揭晓 _收藏杂谈
买珠宝别迷信“证书” 消费者节日购买珠宝要谨慎 _邮票资讯
【文化常识】新技术与新电影
【历史】李牧巧退匈奴



上一篇:6月11日北京邮市最新行情 _古玩免费鉴定
下一篇:知名工艺家董如雄作品《群雄图300件》 _现代钱币收藏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