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里章外话设计 _如何收藏钱币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章里章外话设计 :  继中国钱币博物馆开馆和中国钱币学会成立十周年大铜章设计雕刻10年之后,中国钱币博物馆二十周年和中国钱币学会成立二十周年大铜章仍由我设计雕刻。10年前的那两个作品受到了大家的关注,在钱币界、收藏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不仅成为自己那个阶段的代表作,至今也还是人们谈论大铜章时不忘提及的。   近年来,我做大铜章设计时,总会先将自己的作品在脑子里过一遍,将别人的设计大铜章在脑子里过一遍,再把我喜欢的国外大铜章在脑子里过一遍。这样可以帮助自己做一个抉择。艺术创作不能只停留在量的累积,智慧的人脑总是在不断的创造中进化,大铜章则是以坚硬的金属刻录时代。   我不是个容易满足的人,不愿意重复过去,再去嚼已经嚼过的馍。但我不轻易否定过去,因为过去的那是曾经。要否定和战胜的应该是自己,这是一种追求,是一种完美的境界,需要有极大的勇气。我并没能达到这种境界,但我在努力这样去做,这还因为我对以前的一些东西渐渐地看到不满意了。   随着不断地实践总结,随着加工技术的进步,我对大铜章的认识和理解在改变。我在积极的摆脱旧我,突破以往着眼于物,拘泥于主题,于文学性、叙事性,更多的探求什么是大铜章特有的语言、性格,想使它更纯粹一些,更本质一些。现在则多想着触觉、手感和器形。当然这并不等于否定原来的思维,只是我想换一种表达方式。有时我在想,如果不把主题看得太沉重,淡以待之,大而言之,侧而视之,创作是否会不那么“痛苦”,如果能把设计带入一种“玩”的境地,那所谓的灵感是否会更多的闪现。“玩”不是戏弄,它是一种境界,是主客体间的契合。先人有训,1500年前的刘勰在《文心雕龙》里说道:“思下为妙,神与物游”,即表明物我交融,“游”字用得妙。又说“物色之动,心亦摇焉”,说出了创作主体对客体的心灵感情,“摇”字用得妙。我说的“玩”字是俗了点,但它合乎现时的状态。与西方艺术重功利讲逻辑不同,东方艺术重精神,讲意境。这种物我合一,大而化之的观念说明创作活动是一种主体性很强的精神活动。我们对物象并不以简单描摹为能事,而应融汇贯通,整体把握。如此才能由浅入深,探得真谛。   钱币学会成立20周年纪念章正面,我设计了一串以点为形象的元素,向着学会标志集聚,去寻找某个位置。假如要做个什么解释,我只能说这是一种感受使然。点是什么,人?钱币?时间?或是别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画面中传达的一种趋向、一种环绕给人带来的引导和暗示。整个浮雕建立在一个球面上,与背面的球面相贴,便与以往不同。这是一个中间鼓外缘薄,较有规则的器形。浮雕的起伏使球面发生了一些变化,有了一些节奏,但并不破坏器形。值得一提的是背面处理,容易平淡的画面变得不平淡了。因为设计得与正面很和谐,合乎整体效果。   与钱币学会成立二十周年纪念章背面一样,另一枚钱币博物馆正面内容是指定的,有特定的意义。主要是画面构图和浮雕处理,这是一个很有特点的建筑,只要抓它的特点,体现历史感,与博物馆的感觉相符便是可以。其背面也保持了与正面相同的感觉,自然一点,朴素一点,主要是那些拉丁字母的排列有些想法。我把它们视作一个个小点,并稍有倾斜,放大字距,缩小词距,形成一种连续,产生一种有节奏的“嗒、嗒”声,表示时间的回响。灵感来自银幕上一页一页翻动画面,耳朵里听着打字机键盘的敲击声,在分分秒秒中把一段历史告诉了你,转眼也许就是10年,简洁明快,触摸字母,很有手感。别人可以不在意,而这对我很重要。我脑子里一直有这种声响,我准备了很久,这回用上了。   这次的两枚大铜章与10年前的大不相同。立足点不同,视角不同,手法不同,主要是观念的不同。摆脱思维中的惯性是很艰难的,以前的成功不等于这次,更不等今后。也许大家会作一个比较,难免褒贬不一。而我没有像上回那样去倾听赞美,我更愿意静下心来,好好反省和总结。我不拒绝批评,也许会很尖锐,但突破固我是我坚定不移的,我相信,这种创作态度是会得到认同的。

阅读推荐:
邮票的劣性能改变? _收藏市场
胡任颐 _古玩鉴定
纸的大发展时期
八曲玉长杯
历史最强图片之洗发水 _古玩钱币收藏
我和ZIPPO有个约会 _顺治通宝
余志强 _古钱币资讯
安廷山 _清朝钱币收藏价格表
明清铜炉:价格平稳增长 _收藏价格
关于玉衣的装饰问题



上一篇:“土改”奖章 _现代钱币收藏
下一篇:共同营造繁荣稳定的金银币市场 _古钱币新闻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