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耶律德光入主中原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且说契丹主耶律德光,令人给石重贵带去口信:“孙勿忧,必使汝有啖饭之所。”

我的孙儿不要担忧,我一定会让你有个吃饭的地方。

史称“帝(石重贵)心稍安,上表谢恩”。

随后,有人将景延广擒来。

契丹主质问他道:“致两主失欢,皆汝所为也。”

导致辽晋两主不和,全是你所干的事!

又问他:“十万横磨剑安在!”你当初说的“十万横磨剑”在哪儿呢?

景延广想,这事已经过去三年多了,可以不承认。他似乎也听说草原有规定:不伏罪者不杀。他想抵赖。

契丹主似早有准备,早就带来了证人乔荣。

乔荣将当初那份记录拿出来,上面有景延广的签字画押。事至此,景延广只好请求死罪。耶律德光想想,一时未动杀机,将他暂押在牢。

景延广后来自杀而死。那是后来契丹北归时,押解着景延广同行,晚上到陈桥驿夜宿,趁看押人懈怠时,景延广“扼吭”而死。

冯玉在这一场国变中,表现得也很丑陋。此人曾经做过河东节度使的推官,后晋朝廷的监察御史,累迁礼部郎中。晋出帝石重贵纳其姊冯氏为后,冯玉以“后戚”资格为知制诰,拜中书舍人。他没有文才,与才子殷鹏同为舍人,因此国家文书(制诰)常由殷鹏代作。冯玉后来更出为颍州团练使,拜端明殿学士、户部侍郎,再迁枢密使、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将官位做到了极致。石重贵要多昏有多昏,邦国若干重大决策,事实上是冯皇后和冯玉二人决断。冯玉有病不能决断国家大事时,邦国任命刺史以上官员,宰相不敢署名任命,要等着冯玉病好后来定。资深宰相桑维翰瞧他不上,最终桑维翰罢相。

史称冯玉为相,四方贿赂,积赀巨万。张彦泽率兵入京,允许兵士们劫掠,兵士们第一个劫掠的就是冯玉府第。史称冯氏积蓄财货一夕而尽。

但到了第二天,他见到张彦泽,还带着谄笑说:“我手里有晋国的传国玉玺,可以献给契丹主。”他试图以此来获得契丹的恩奖。

晋出帝石重贵被掳往契丹黄龙府,冯玉跟从。契丹还封赏他为太子太保。周广顺三年,他的儿子冯杰从契丹逃归中原,冯玉害怕契丹责罚,在忧虑中死去。

且说契丹主带兵进入后宫。规定都城的几个大门以及宫禁大门,都改由契丹兵守卫。还按照契丹习俗,在大门前杀了只狗,庭院竖长竿挂羊皮。这仪式或与禳灾求福有关,也可能与诅咒魂灵有关。

公元947年正月初九这一天,耶律德光改穿中原衣冠,坐崇元殿受蕃汉官员朝贺,文武百官上朝、退朝均按旧章执行。但他下了一份诏书:改国号为“大辽国”。他任命赵延寿为大丞相,兼政事令。然后,他对群臣说:“从今后,不治兵器,不置战马,减轻赋税,少征徭役,天下太平啦!”

但天下哪里会太平!




上一篇:台湾就附近海域4艘神秘古沉船进行调查
下一篇:【历史】强夺衣王晏斩蕃使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