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约我国专题集邮水平的主观因素 _顺治通宝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制约我国专题集邮水平的主观因素 :  90代以后,我国专题集邮进入了一个空前的繁荣期,许多优秀作品相继问世,参加国际性邮展的成绩都普遍提高,以前不敢奢望的镀金奖、大镀金奖如今已成了家常便饭。但我们也看到,这些代表国内最高水平的专题邮集,大多处于“墙里开花墙里香”的局面,并不真正具备角逐FIP邮展大奖的能力,有时参加FIP邮展的奖级比国内要差几个等级。   近几年,围绕这些话题而展开的讨论几乎从未停止过(尤其在绵阳亚展之后),一个不约而同的结论(或观点)是:我国属于发展中国家,经济实力不如西方强国,邮集素材的珍罕性达不到。所以,我们的专题集邮水平要提升,必须让集邮者富起来,必须花银子提高素材的档次。与此同时,使得不少邮友产生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消极情绪。   笔者对此持有疑问――情况果真如此糟糕吗?诚然,我们很多作品素材水准不高,但也必须承认,不少优秀邮集的素材在品种品质方面达到了很好的水平,有的与国外优秀作品不差上下,为什么还是与高奖无缘呢。况且,素材只是邮集的一方面(客观方面)而并非全部方面,难道其他方面我们都做得很好,只有素材的不足了,只能拿素材和经济实力说事了?   不然,制约我国专题集邮水平(包括专题邮集获奖成绩)的主要因素,恰恰是那些主观方面的东西。妄言如下,不妥处望方家指正。   一、指导思想上的教条意识:唯FIP规则是从,本本主义盛行。   为了使自己的专题作品能参加高级别邮展并获得一定奖牌,大多数集邮者在组集之初,或者在涉足专题集邮之初,就需要对邮展规则尤其是评审规则有一个基本的学习掌握,这是非常自然的也是应该的事情。   十多年来,专题界对有关规则的学习探讨极其勤奋也极为细致,这种孜孜不倦的努力是前所未有的,也是其他国家所罕见的。几份简略的规则被我们翻来覆去地剖析、解释,进行了不同层次、不同角度的探究,每句话都被做出了精辟――或者不甚精辟、或者是(也许)错误――的注解及定义,狂热到言必称FIP的程度。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专题集邮也逐步陷入困境,一步步地把规则抬高到绝对正确、至高无上的地位。在大多数邮友心目中,如果没有这些规则,如果不吃透规则,就不可能编组出真正的专题邮集,即使编出邮集也不能参加正式邮展。   因为我们害怕“多走弯路”,害怕不小心闯入了规则的禁区,加上某些专家的引导,专题界普遍认为,学习规则比学习专题知识和集邮知识更为重要,实践中也是如此,许多邮友不肯在邮识和选题知识方面多下功夫,宁可把大量时间用于学习规则,大家似乎忘记了,无论在专业方面还是集邮方面,我们自身的知识积累都极为欠缺,而这些不完备的知识根本不足以组编出具有国际水准的专题邮集。   最近在专题集邮信息网上看到一个帖子,是kei网友在参与“挂号收据是不是有效信息”讨论时的发言,他说:   ――我相信写这条规则的人也没有中国邮友想得这样多,你现在问他“挂号收据”是不是有效信息,他也答不出的。…读规则不能死读,各国评审员并不去死渎,你读它干嘛?(千万别误会我叫人不学规则),每一次国际邮展,你都可以在展场看到很多素材或展示方法是与规则相违的,看得多了就不奇怪了,就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死读规则只是绑住自己的手脚,我的邮集上也用了一枚同类收据,在国际上展出6次(其中2次是外国国家级邮展),各国评审员都未有异议。很敬佩XX的认真,问题出在他没有到过各国看邮展,不知别人是怎样理解和执行规则的。我相信历届FIP主席对规则都没有象XX那样熟读,一字一词地推敲过。我年轻时是篮球运动员,我看现在NBA的比赛,每个运球前进的人都是“持球”走步的,但裁判都认为没问题,你老搬规则说“收据没贴在信封上”干嘛?还有我不单认为枚“收据”有效,还认为是难得、是很好的素材!   这段话值得我们深思和警觉,“死读规则只是绑住自己的手脚”。制订邮展规则,目的是为了促进邮展,促进邮集的创作和繁荣,决不是要限制邮展,用僵死的框框把千万部邮集套起来。也就是说,规则没有什么神秘(就是一些参展的注意事项),没有什么可怕,从来不是固定不变的教条,它允许邮集作者发挥自身的主观能动性,发挥自己的创造性,否则集邮展品就不会提高,集邮活动就不能前进。   黄育敏先生在《绵阳亚展专题展品见闻》中介绍,“国际评审员沃尔夫坚持前言目录必须分开2页,就是标题前言1页,目录1页,而国际评审员陈为乐先生则认为可以在1页包含这两个方面,并举例《胡子》的作者专门写文章阐述合并前言目录为1页的观点,但卢森堡的评审员仍然坚持only two(只能分两个贴片)”。这二位都是具有丰富评审经验的国际评审员,他们对规则都存在不同的理解,我们把大量时间花在这些问题上还有没有必要?几百字的一个规则,本来是很粗略简约的,需要经常修改才能适应邮集和邮展的要求,它怎么可能对所有专题作品作出完全的预见和准确的规定?   本文无意否定规则的重要性及其指导意义,只是想提醒邮友,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专题知识和邮识的学习上,不必在规则上做太多无谓的文章。规则不会教给我们创作出好作品,它只能对已产生的作品进行选拔和评价,无须过分倚重它。   教条意识造成的恶果是,FIP规则逐渐成了“一句顶一万句”、令人盲从和敬畏的教条,扼杀了集邮者的个性和创造力,扼杀了我们的创新思维和创新能力。我国专题集邮为什么在创新方面长期走弯路无法突破,这是其中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汕头培训班上,国际集邮联主席许少全指出,“国际邮展发展的新趋势是要创新,要发展”。他还说,“集邮是一项智力竞赛,…最重要的是原创性,也就是创新”。而创新首先需要一种思想,一种精神,一味地唯FIP规则是从,一味地消除和泯灭掉集邮者的个性思维,我们的专题集邮(乃至其他方式的集邮),还能不能创新?   二、创作实践中的权威意识:唯专家之命是从,模式化制作   如果说,教条意识导致了规则的异化,那么,权威意识则体现为规则被日益人格化乃至神化的过程。   事实上,规则并不复杂神秘,没有到了大家看不懂的地步;中国集邮者虽然一直戴着“素质低”的帽子,也不至于读不了这些简单的文字,就是说,我们本来可以通过自己的学习,进行理解、分析和判断,但大家在这里偷懒,不想(或者是不敢)相信自我见解,把理解规则的任务推给了专家。为什么不敢相信自己?因为我们对规则过分迷信,觉得它高高在上,我们没有资格独立地掌握理解,我们的认识靠不住,有意无意地放弃了自我领会的权利,希望权威人士来领读,来讲解,来统一规范。在这种情况下,拥有第一话语权的专家(特别是评审员)就顺理成章地成了FIP在中国的代言人,由他们来解释规则条款,对某些不易理解的条文加以分析。 就这样,解释规则成了几个专家的专利,几个权威替代着几万、几十万名专题集邮者的大脑来进行思考和判断,普通集邮者和邮集作者只需等候来自他们的解释,无须进行自我理解。时间一长,就实现了规则的人格化,即规则不再是规则,而变成了一些人、一个人(当然是专家)。我们连本本上的规则也不敢相信了,只能相信某些或某个人嘴里说出来的规则。这种情况非常有趣:集邮界好象成了另一个宗教世界,规则就是《圣经》,某些专家就是红衣主教,注解和声明《圣经》是他们的职业和专权(其他人不能解释),只有听从他们的解释才能掌握《圣经》的本意。这样,又轻而易举地完成了规则的神化过程。一本平常的参考书或者指南手册,演变为名副其实的《福音书》和金科玉律。由此,进一步加剧了专题界尊崇权威、不敢越雷池半步的谨慎心理,做什么都要先听听权威怎么说,连“极限片、拜年卡能不能用,用几个合适”,都成为大家关注和期待解答的问题――至于嘛!其实在好多时候,我们热衷讨论的许多问题压根不是问题,只是被一种群体性的自卑心态挡住了视线,看什么都不清楚,遇到什么事都是大问题,都要等待权威来给答案下结论。   不幸的是,在我国众多集邮专家中,真正对专题集邮感兴趣的人极少,具有国际性邮展参展及评审经验的人更是凤毛麟角。一些热衷于注释规则的评审员,他自己的认识都模棱两可,如何解决实践中的无数问题?受现实条件的制约,这些权威人士在解释规则时,无法依赖个人的专题集邮经验,或者说根本没有经验可依赖,只能依赖其特定的专家地位来发言,有的权威把自己的理解当作唯一标准,对不同的看法和理解加以排斥、否决,有意将FIP规则作出完全主观的“一元化”定义并且视为“标准理解”,不断地在全国范围内把人们的不同认识、不同思考通通统一起来。   更为不幸的是,由于这些权威人士已成为规则的代表,所以,即使他们做出了可笑的、错误的解释、令人无所适从的解释,也往往不为我们发现,照样会习以为常地给予认同和接受。回想一下,这些年在创新方面出现的许多失误,是不是与某些权威的错误认识及其片面鼓吹有关。在权威意识的支配下,我们不可能、也不允许产生什么个人的看法,任何新观点、新尝试都容易招致非议(甚至有些非议来自普通集邮者中),未经许可的创举会被理解成对权威的冒犯,而对权威观点进行反驳,则有了犯上作乱的嫌疑。   经过若干年艰苦不懈的努力,终于把专题邮友思想认识都统一到了“中国化规则”的框框里,也把国内所有专题作品的组编统一到人为的模子里,邮集很多但千篇一律,面孔一致、思路一致、处理手法一致,连计划的拟制也惊人的一致,中国的专题集邮有了自己的标准化流水线,幸好还有素材的区别,不然大家就不必花钱费神地参观邮展了。而且,每当新人新作出现时,都会被善意地引进这个格式中来,几乎没有例外。   规则是重要的,权威解释也是重要的,我们不必要也不能反对这些基本常识,但邮集作者也不该忽略了自己。别人的脑袋高明,我们的脑袋就只是用来戴帽子的吗?国际歌唱道,“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集邮界也没有什么舵手存在,邮集创作从头到尾都要靠自己。这些年,笔者写过一些探讨专题规则的文字,有时饶舌与权威辩论,原因不是自己掌握了规则的精神实质,而是看到某些权威认识片面性、误导性都很大,才大胆说出自己在“统一认识”之外的观点,希望有点提醒的作用,提醒大家开动脑筋自己思考。   这里有必要指出:我们使用的专题规则在翻译过程中已经被中文化了(不一定都是规则本意),许多的“权威解释”又将规则彻底中国化,不少流行的认识与规则本意不同甚至相反(笔者称之为“伪规则”),邮友应当正确看待。想一想:老外与我们适用的是同一套规则,国内权威告诉我们那么多的不行,为什么在老外的邮集中就行?   本文认为,如果这种过分的权威意识继续存在下去,我们仍将被那些不负责任、信口开河的伪规则束缚住创作手脚,捆绑住想象的翅膀,也就无法形成尊重个人理念的创作环境,无法激发邮集作者的自身潜力,专题集邮水平的提高恐怕也只能是一句空话。   三、集邮理念上的功利意识:只要荣誉只要奖牌。   如上所言,专题界“唯书又唯上”的局面是由过分的教条意识和权威意识造成的,而教条及权威意识的形成,在极大程度上是被我们的集体性功利意识所支配决定的。为什么要迷信权威、迷信规则?一言以蔽之,为了得奖。   改革开放后,我们有了机会走出国门参加国际性的集邮展览。那时候,我国的专题邮集(以及其他邮集)在国际邮展上几乎都是陪太子读书的情形,能拿到铜牌或镀银奖就是不错的成绩了。粱鸿贵先生介绍过,他多次参加国际性邮展的颁奖时,看到别国代表领的是高奖,而他只能替中国作者领一些证书和铜奖,心情很不好受。   当时的情况其实也正常。集邮和邮展是从欧美起源和发展起来的,我国落后许多,虽然集邮者甚众,但对竞赛性集邮的认识一直模糊得很,还不懂如何组编也是由欧美人发明的竞赛性邮集。面对一次次的参展失利,我们甚至怀疑老外不公,对刚打开国门的中国有歧视情绪,粱老曾经有句著名的话,“现在的世界邮坛是欧美占主导地位,除非中国人能拿几十块金牌把邮票时期划分办法推翻掉”,就是针对国际邮坛对各国早中期邮票的划分而讲的。80年代,我们的专题邮集大多是《天安门》、《长城》、《祖国建设成就》一类的纯中国题材作品,几次出国参展发现不讨好,又开始倡导国际性题材,不少人开始做《欧洲音乐史》一类的西方选题,后来又发现不行――我们做这些题目,更无力与老外竞争。   那时是我国专题集邮发展的一个瓶颈时期(也是起步时期),专题邮集的创作极度繁荣,能达到FIP邮展标准的作品却几乎没有,我们所受的制约不是外籍评审员刁难,也不是老外欺生,而是我们不了解竞赛性的邮集和邮展。认识到这一点,前后用了10年左右时间。直到90年代,集邮界才真正开始了学习认识国际邮展及其规则的过程,产生了《昆虫》、《鹰》、《维也纳的音乐故事》等优秀专题作品。平心而论,这些邮集的当时水平很一般,它们的意义是标志性的――意味着中国专题邮集与FIP邮展正式“接轨”。   但是在此前此后,国内邮界一直对参加国际邮展的奖牌耿耿于怀,夺取高奖为国争光成了大家共同的目标和情结,集邮联把“提高我国在国际集邮界的地位,为祖国争取荣誉”写入了《邮展总规则》,各省区集邮组织也把为本地夺奖列为整体活动的目标,在一些大型邮展之前,领导们都要强调怎样备战迎战为国家(地区)争光,不少专家更是明确地宣称组编邮集就是要上国际邮展争夺名次,似乎大家集邮就是为了参展,而参加邮展就是为了获奖。这种情况近几年没有改善,反而愈演愈烈。1999北京世展后,粱鸿贵先生提出一个专题大国与专题强国的理论,又把我们的心思提起许多,奖牌感和荣誉感被放到了强国弱国的地位上,引发了自上而下的大讨论(笔者也曾是热心参与者),现在回头看,关于专题强国(乃至集邮强国)的问题其实是个莫须有的伪问题。所谓专题强国,与其说是我国集邮界的愿望,不如说是粱老的个人心理,他对上台领奖的事情看得太重了,把每届邮展的金牌数量当成了衡量强弱的标志,以至于留下了具有屈辱色彩的烙印。国际集邮界何尝存在国家的强弱之分,正如陆游先生所说,“什么是集邮大国和什么是集邮强国,这在当今世界集邮界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我也没有看到有哪个国家或地区曾经刻意追求什么集邮大国或标榜自己是什么集邮强国”(CPN总792期)。   这样一种环境和舆论氛围,很容易把邮集作者的思想转移到夺取邮展奖牌的唯一目标上,从而把大家的思想统一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为什么做邮集?为了参展;邮集是给谁做的?是给评申员做的;为什么是给评审员做的?因为要拿高奖。平心而论,参加竞赛性邮展并期望一个好的成绩,是十分正当的愿望,可怕的是这种良好的愿望过了头,成了一种自下而上或自上而下的、普遍性的急功近利意识,弥漫了整个专题界。   专题邮集要不要优质素材?当然需要,任何优秀邮集都需要好素材。专题邮集能不能唯素材而论?当然不能,它毕竟不同于传统邮集――这些浅显的道理已经被我们遗忘了,只记得邮展与奖牌的层次。李明先生早就提出过“专题集邮=专题+集邮”的观点,也就是说,邮展级别越高,就越是要求专题展品中“专题+集邮”这两方面知识的水准和高度,不仅仅是素材品质的提高。可惜我们不舍得在邮识和选题知识上浪费时间,把集邮工具书上的文字抄写在贴片上就是集邮说明,把人所皆知的道理叙述一番就是专题知识,没有真正的集邮研究,也没有真正的(或曰实质上的)选题研究,在许多作品的雷同处理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只要与老外的作品做一点对比,人人都会发现其中的差别所在。   也就是说,许多作者都完全懂得问题的实质和症结,也明白自己的作品欠缺在哪里,只是忙于应付各级各组织的展览,要想办法与评审员拉近距离联系感情,要为自己的作品做宣传,无暇也无意去做那些西方集邮者做了多少年的辛苦事情――学习与研究。FIP评审规则中,对集邮和专题两方面的“个人学习与研究”有着明确规定,但扪心自问:有谁在这些方面真正下了苦功?邮集有没有内在实力(研究水平)在国际展览上与老外争锋?   功利意识的实质就是眼前利益,就是眼前的奖牌与名次,它的危害是十分严重的,也是多方面的:   表现在集邮组织方面,是否获奖,是否获大奖成了评价邮集和集邮活动的准则,奖牌成了衡量各级邮协政绩的重要依据甚至唯一依据,没有人再去认真研究专题集邮长期发展的内在要求和规律,只要眼前的成绩(奖牌)在南京国展时,一些邮友疑问刚从世展回来的《鹰》何必急急忙忙又来参赛(版本都还是英文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北京邮协的成绩,以其世展金牌的底子来夺取国展的专题冠军。再者,被大家质疑多年的青少年邮集成人化现象,至今屡屡不绝,难道与各级协会在其中的怂恿支持没有关系吗?   表现在专题作者方面,邮集创作这种学术性的行为被演变为获取集邮地位的途径。只要能拿回奖牌,任何人(不论邮集是买的还是顶替名字参展)都可以成为集邮名家或被评选为某地区的先进个人。专题集邮者不再具有学习研究的冷静思维,有的只是浮躁的获奖心理。得了高奖喜气洋洋,得了低奖就怨天尤人,有的甚至把自己的奖牌与某评审员挂起钩来。进而发展到拿评审员说事,高奖作品是有评审员做后台,低奖就是评审员与自己过不去。邮展评述、邮集介绍的文章越写越客气,只有优点没有缺点,整个成了作品和作者的广告,猛然有一、两篇文章提到什么不足或问题,反被人们看作是居心险恶的“揭短”和“恶毒攻击”,甚至招致作者本人愤愤不平的“反驳”。   表现在专题作品方面,我们不再关心与其他作品的比较,不再关心自身的不足以及如何改进,作品的真实水平已经无关紧要,紧要的是名次乃至名气。专题邮集成了作者以及作者所在地区的某个标志,不仅个人要做好自我表扬,地方协会也会想办法大肆炒作,尤其在邮展前夕,围绕邮集所做的文章花样百出,就是没有认真的修改和提高,不少作品几年过来始终不会改动计划和专题文本,只是把新素材换进去。这样下去,专题创作的水平如何提高?   其实,只要拿一部国外大奖作品从头到尾对照分析一遍,就可以看出国内的作品差在哪里。而这些差别靠急功近利的短期竞争不可能消除,只有立足于长期扎扎实实的学习研究才可能逐渐赶上。笔者曾经讲过,邮展的竞争表面上是一些作品的竞争,实质上是作者综合素质(包括知识水平)的竞争,不下苦功只想成绩,能有长远吗?   四、邮展(参展)机制上的精英意识:专题集邮两极分化。   所谓精英意识,就是依靠一部分人拿奖,让一部分人先把奖牌拿回来。这种意识毫无疑问地也是由夺金夺银的功利意识自然衍生出来的。   各级集邮组织已经不再关心和关注那些热情的普通集邮者,除非他们编组邮集,除非他们有能力有财力编组好的邮集(可以上正式邮展获奖),否则,他们的地位仅仅是邮协名册里的一个符号。而创作邮集的人,获过奖的人成为各级组织的宝贝和骄子,荣誉、奖励往往会预先留给他们。   这样,邮展的奖牌演化成了集邮者身份、地位的象征,在集邮活动的许多场合,我们都能看到一种明显的分野,有作品与没有作品的集邮者所受到的不同对待。许多专家多次强调作为爱好和参加邮展的界限,言外之意就是各安其分各行其是,井水不犯河水。ACPF以及各地邮协举办的不少专题集邮讲座或培训,都是为极少数人办的,是为精英办的,不是为多数集邮者举办的,因为目的是拿奖而不是宣传邮集创作。这种机制,实际上是对邮展(或集邮)培训资源的不公平分配,使得我国专题集邮者的素质陷入马太效应的怪圈――多的愈多,少的愈少,逐步耗损着专题集邮未来发展的条件和环境,也更加摧毁了我国专题集邮的发展基础。   近年来,每每看到有人提倡把邮集划分为“普及性和竞赛性”,笔者就由不得捏一把冷汗。专题集邮也罢,其他集邮也罢,走的都是一条“爱好――收集研究――组集――参展――参展中学习――再提高再参展”的道路,没什么了不起。只要肯于潜心学习并坚持始终的人,都能获得高奖,成为资深的专题集邮者,何必弄得这样神神秘秘。只为博取一时名利不求长远的行为,才是最危险的。可惜ACPF似乎决意要把这种分化局面进行到底,参展开始收费,参加培训开始收费,不知道这样做是在促进还是在限制我国集邮事业的发展。 …离题了,就此打住。   总之,本文认为,真正制约我国专题集邮水平提高的原因,根本在于以上主观方面的因素,不能单一地归咎于经济水平,这些思想认识上的问题如不解决,我们的专题集邮仍将长期滞后无法与老外比较。而且,这些意识会危害到整个集邮事业的前进与发展,望有识之士深思之。

阅读推荐:
《贞松永茂》9年涨了16倍 _现代钱币收藏
收藏真经:夏季艺拍热浪连连 _古钱币知识
洛阳惊现国字石 _怎样收藏古币
生辰宝石首饰
捞沙人希望捐出收藏多年的两把老式军刀 _钱币收藏市场
八大山人.竹 _纪念钱币收藏
岭南蜡石小议 _钱币收藏硬币
李苦禅.紫藤八哥 _天下收藏
== 鹦鹉的故事之三(爆笑) == _古玩资讯
6000公斤紫砂泥制成巨型壁画 _古玩艺术品



上一篇:世界需要万国邮联的理由(上) _如何收藏钱币
下一篇:5月5日北京邮市最新行情 _收藏新闻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