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技术艺术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文/黄明珊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总是想在工艺美术作品创作上寻觅一种创作精神。

  在生活当中工艺美术品历史悠久,门类丰富,种类繁多。现代工艺美术作品是如何在传统与创新中实现和谐统一的?我试图在郑舒文工艺美术大师竹子系列作品中寻找答案。

  艺术作品的形式表达,影响到观众的欣赏情感和欣赏情趣。艺术品过于直白,则流于肤浅,过于深奥,则难以读懂。读郑舒文大师的作品,无论用哪种艺术形式去解读都有内容,很亲近,猛一看,抽象形式,再看,具象形式,再细看,意象形式。作品没有训诫观众,而是把思考的权力完全交给观众,无论用哪种艺术形式来解读,能读懂。看了受启发:原来陶艺作品可以这样做的,艺术家能做到,我也能做到,大家都可以做到。如此一来,拉近了艺术作品与观众的距离,作品看起来亲切,符合了大多数观众对选材和图式的期待,并能为大多数人所认同。东方人看得懂,西方人也看得懂;喜欢传统艺术的人喜爱,喜欢创意的人也喜爱。

  乍看郑舒文大师的作品,做得很随意、简单,再看,看得出来要花很多时间创作,再细看,艺术语言很丰富。再想,有难度:那么大体积的作品,仅靠几只泥腿便能支撑那么大体量的主体,不由得赞叹——这就是技术!若不是对火候准确地掌握,如此巧妙的支撑又如何能烧制成功?在郑舒文大师的作品上,有时候很难理解他是如何能做到这样的。在作品《礼》中,细细的泥条一根一根的衔接,足见工艺的细致;蓝釉与绿釉的呈色需要通过烧制过程中的氧化气焰来实现,而金属铜的呈色,则需要通过还原气焰来实现,在一件作品的烧制当中同时使用两种截然不同而且是互相对立的气焰,可见在烧制技巧的精确掌控,足见其作品技术含量之高。

  艺术家的作品之所以能感动观众,就因为其对艺术语言把握程度,工艺美术品之所以能动人,就取决于创作者对质材的巧妙应用。在郑舒文大师的作品《嵊》中可以看到,作者把点、线、面等现代设计的构成语言形式运用得恰到好处。点、线、面元素经作者巧妙组合,相互衬托而又不失对比,在对比中再达到视觉上的协调统一。作品《昇》中,贴、拼、刻、撕等多种传统技法的娴熟运用,艺术表达手段丰富多样。回归到美术的表现的核心,在于一个“美”字,工艺美术作品如何让人觉得美,在于创作时根据规律创作,道法自然,自然美才是一切美的根源。作品《竹报平安》看似随意的堆砌,然而却是作者通过对自然的长期观察,有深刻的认知,形驻于心,意达于手,在作品上充分体现对韵律、节奏,对比与平衡的苦心经营。

  一件工艺美术作品,必然有着作者明确的创作意图。郑舒文大师的作品大多都取材于竹子,围绕着竹子来进行形式多样的创作。竹子的坚韧不屈精神、节节向上的精神、虚怀若谷的精神、顽强生存的精神,自古以来多有艺术家作为终生创作题材,清代郑板桥的墨竹成了千古佳作。郑舒文大师以陶为媒质所重新表现的竹子具有鲜明的时代性,他把具象、意象、抽象的意识形态都运用到作品当中,体现了他对竹子精神的赞同与敬意。作品《晟》,郑舒文把竹子生成起来后自我缠绕成一只筐,竹子与筐深深相连,表达作者寄意自我完善的思想。从中可看出作者在创作时是经过深思熟虑,进而把自我的情感、生活态度,用陶艺作品的形式来表达。

  工艺美术作品之所以成功,取决于表达的形式能让观众读懂,产生共鸣,令观众去欣赏作品;工艺美术作品之所以成功,在于作者对媒材的熟知,做到工艺精细,创造作品的技术、技巧恰到妙处;工艺美术作品之所以成功,在于艺术语言、艺术规律、艺术家的情感与观念能通过作品进行准确表达,从而让观众从中获得感受,进而体验,进而联想,获得深层次的审美感受。郑舒文大师在他的作品中做到了,我也在他的作品中寻觅到了多年来关于工艺美术作品创作的答案。

  (作者:黄明珊,高级工艺美术师,华南师范大学增城学院教授,现任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漆画专业委员会委员,广东省工艺美术协会常务理事)

  关于我当代陶艺作品创作的一些话题

  ■文/郑舒文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

  上世纪80年代,在中国大陆悄然掀起了陶艺创作之风,泱泱陶瓷大国的优秀陶瓷艺术文化,通过一大批娱乐性的陶吧以及陶艺工作坊,走进了大街小巷,作为群众文化的一部分迅速发展起来。进而影响到部分艺术家以个体方式一起参与到其中,在近三十年间,涌现了一大批从事传统创作或从事现代创作的优秀的陶艺家。

  在中国有着源远流长的陶瓷制作传统,当现代陶艺创作出现在中国大陆时,传统陶艺审美标准和制作方式与西方外来的陶艺审美标准以和制作方式发生了碰撞。由于我从事现代设计专业及研修现代油画的创作,对西方艺术造型基础及审美的相关知识涉猎较多;自上世纪90年代接触陶艺创作开始,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与传统陶艺手工制作者的接触越来越多,对传统陶艺制作的了解也越来越多,渐渐地感觉到两种审美标准的碰撞,致使我思考作为当代陶艺家陶艺创作的问题。

  历史上工艺美术的创作是基于实用品装饰美化基础上而附加产生,经过无数前人漫长时间的尝试创作与总结,工艺美术作品也逐渐形成独立艺术品的特性,有了其特殊的审美准则。在材料上必须依据材料所具备的特殊性质进行创作,必须把材料的特殊发挥到淋漓尽致,充分表现材料的性格,完美地来表达作品的内涵和功能,工艺美术师在创作工艺美术品时,他的技能、技巧是精细的,优秀的工艺美术作品所体现工艺美术师的技能是全面的、技法娴熟的,充分体现出他对前人的传承掌握,同时体现出他自身比前人有所突破,有着驾驭当代工艺技术、设备、科技的能力。在创作观念上,工艺美术师尊重、并传承前辈的工艺文化修养,每一技能的运用,技法的体现,每一个形制,都带有前人的文化沉淀于其中。中国这种传统工艺美术创作与审美准则,使从事传统工艺美术创作的美术师所创作的作品都带有前人的影子,年代的积累,变得很常见,新意不足,产生视觉疲劳。审美准则限制因素多,要产生突破与创新,难度大,周期长。可一旦突破,并到达高端行列,就能成为大师级的人物。

  反观西方陶艺来到中国后所体现的特性,西方陶艺作品有着很浓的西方艺术创作观念的审美准则:作品讲求的是自身的个性特点,在作品中创立自身的艺术风格,和艺术家用自身的艺术语言表达,艺术品要走在时代的前面,创作前所未有的作品,作品一出并且有时代的代表,艺术作品的特质是自我性、实验性、探索性、开创性和时代性,西方陶艺作品创作的条框与限制很少,创作陶艺作品在思想及手法上要灵活许多,在时间周期上也会相对短许多。

  逐渐的形成了我对陶艺制作的一种概念:创作既有传统审美特质又有外来审美特质的陶艺作品。

  在实际陶艺作品创作时,根据自身学习的现代设计艺术基础元素、现代油画创作的概念作为创作的创作基点,同时运用传统陶艺的工艺要求,把陶泥的泥性充分发挥,运用火焰气氛、窑温控制作品的釉色及瓷化程度。造型上尊重传统文化,力求每件作品都有内涵有故事,作品表达出自己的态度和对社会、对人生的态度。

  依据我这一创作经验,这些年来的创作看到一些效果,但觉得里面的空间还很大,还可以衍生更多的作品。

  个人简历

  郑舒文,1967年生于广东电白县水东镇。1993年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工艺美术专业,1998年在华南师范大学研修油画。2010年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研修工艺美术。2013年在中央美术学院研修美术教育。

  1993年至今一直从事美术教育工作以及工艺美术创作,2000年始致力普及陶艺教育教学,2003年创建广东省青少年陶艺培训中心,2011年创建广东省工艺美术研究所培训中心,主要从事推广、普及工艺美术知识工作。

  郑舒文现为广东省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广东省工艺美术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教育部高中美术新课程专家,文化部专家委员会入库专家,中国陶瓷工业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常务理事,广东省高级专业技术资格评审委员会评审委员会入库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理事,广东省工艺美术协会会员、常务理事,广东省工艺美术协会评审委员会评审专家委员,人社部职业技能竞赛国家级裁判,广东省工艺美术协会专业培训委员会副秘书长,广东省教育学会书法、绘画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广东省青少年陶艺培训中心主任,广东省工艺美术研究所培训中心主任,广东省残联陶艺专项指导专家,广东省锃风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学术委员,广东省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副院长、广东省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广州分院院长、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中山大学、广州美术学院、华南师大美术学院、私立华联学院外聘教授。是一位极具社会责任感的大师,积极参与慈善公益活动。

  在陶艺创作上,郑舒文执著于传统陶工艺技巧,娴熟驾驭材料和火候,艺术表现力丰富,并以三足鼎、竹系列作为其陶瓷艺术的符号。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艺术展览,曾获国际奖项3项、国家级奖项36项,多件作品被美国、法国、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收藏家收藏。在从事陶艺创作,教育推广的同时,也在进行书法、篆刻、雕塑、国画、油画、现代媒体艺术等艺术创作及美术教育,是一位精陶艺创作,集绘画、雕刻、雕塑、摄影、媒体艺术创作、艺术评论于一身的工艺美术大师。

  收藏电话:13903074240


上一篇:【历史】逢乱世道义灭裂
下一篇:【历史】契丹主的两件赭袍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