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现】为古井揭秘的龙京沙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龙京沙是湘西自治州的田野考古专家,多年以来,他的足迹几乎遍布湘西。

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一天,一艘渔船正冒着小雨逆流而上,驶向酉水河中游的里耶镇。傍晚,船到达里耶,但是,有一位客人并没有立即上岸,而是让船沿着靠近镇子的河岸边来回游弋,看样子是在寻找着什么。

雨渐渐停了,岸边的镇子里如往常一样平静。里耶是酉水河边一个有名的地方,这里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平淡而从容的日子。可是,这位神秘客人的到来打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

这个人就是龙京沙,他这次来到里耶,是因为一个谜团一直困扰着他。里耶盆地位于中国西南腹地的武陵山脉之中,酉水河穿山而过。北面高耸的八面山将这里与巴蜀的广阔平原彻底阻隔。由于交通不便,居住在河边的人们始终和外界保持着某种距离。对于山外的人来说,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切,总显得扑朔迷离。

20世纪80年代末期,里耶镇的几个泥瓦匠在附近一个叫麦茶的地方取土时,意外地挖出了一批陶器和青铜兵器。随后到来的考古队就地发掘,很快清理出了50多座战国时代的古墓。不久,龙京沙在麦茶的调查再次取得进展,又有上百座战国时期的墓葬被探明。而且,从大量出土的器物上,可以看到明显的楚系文化特征,毫无疑问,这里曾经居住过数量庞大的楚人。站在这个2 000多年前的巨大坟场当中,他意识到如此集中的庞大墓葬,很可能意味着不远处一座城池的存在。

但是,对周边的调查没有取得任何进展。从清朝嘉庆年间修订的《龙山县志》中可以看到,里耶在战国时代就隶属于楚国的黔中郡,这也完全印证了龙京沙在麦茶古墓中的发现。不仅如此,县志当中还记载了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秦人曾经两度征服黔中郡,最终,秦始皇在消灭了楚国这个强大对手之后,将黔中郡纳入了统一的帝国版图。在司马迁的《史记》中也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情,楚国的国师苏秦由于看到从乌江至酉水的通道是畅通的,因此担心已经占据巴蜀的秦人会从背后夹击楚国。苏秦的担心最终变成了残酷的现实。2000多年以前,当楚国的大军在中原战场上与秦军主力奋力厮杀的时候,另外一支秦军却悄悄从巴蜀沿水路潜入楚国的后方。按照专家的论证,当年的秦军首先从涪陵沿乌江而上,再经过一段陆路,转道酉水,沿河而下直达沅水,最后长驱直入楚国的洞庭湖地区。在这个过程中,酉水河畔的里耶恰恰是秦军的一个必经之地。那么,当秦军突然出现在这个楚人聚居之地的时候,他们是否看到了一座城池呢?

麦茶古墓中出土的很多器物,仍然无法确切断代。这时,向酉水河上游展开调查的龙京沙却有了意外收获。这天,当考古队的船来到距离麦茶墓群1.5千米外的大板附近时,岸边一座座凸起的巨大台地,突然引起了龙京沙的注意。不久,在酉水流域的地图上,又增加了两座巨大的墓葬群。加上先前发现的麦茶古墓群,三座墓群遥相呼应,成品字形分布在酉水河两岸。耐人寻味的是,这三个巨大的墓葬中分别埋葬着几个不同时期的人群。这一切都不能不使龙京沙有种强烈的感觉,在里耶盆地这些巨大的墓葬群的附近,极有可能存在过一座城池。

经过不断勘查,龙京沙在里耶小学附近发现一些散落在岸边地层中的陶片,正是2 000多年前某座巨大建筑上的瓦。继续追踪,出现了护城河与城墙的痕迹。

但是,龙京沙的这次调查在刚刚出现转机之后,便戛然而止。从此以后,龙京沙的心中再也无法平静下来。几年后,一个巨大的水利工程即将在里耶开展,里耶镇临河的一段将与上游一样,成为连绵百里的巨大堤坝的一部分,而龙京沙当年发现古城线索的地方,刚好将被埋入大坝的下方。这件事引起了文物部门的警觉,由于时间紧迫,考古队很快来到里耶,龙京沙将在这里彻底解开那个困扰他多年的谜题。这天,一名考古队员准备向下清理地层。突然,在原来厚厚的黄土之下,出现了深色的青膏泥,而且,青膏泥的范围越来越大。这一变化立刻引起了龙京沙的注意,他知道,青膏泥是湘西很常见的一种土质,但是它往往有规律地自然分布,在大量黄土之下突然出现,很可能是人为造成的。接下来,大量的古代垃圾从厚厚的淤泥之下被清理出来。龙京沙仔细地记录着每一样东西,这些大都是破碎的陶罐和瓦。经过反复确认,这些垃圾的特征从汉代一直延续到了宋代,这足以证明此地一直有人居住。

随着发掘的深入,灰坑下方的堆积物越来越多。不久,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当人们将厚厚的青膏泥清理出去时,坑中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正方形木框。几天之后,这个巨大的方框已经深入地下达到4米,这时,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口前所未见的大井。井下的淤泥被不断清出,井的深度也在逐步增加。像这样一口大井在当时绝非一般百姓所能建造,而且,在距离河岸很近的城内建造如此巨大的水井,足见当时的决策者对城内的水源格外重视。既然是这样,这口水井又为什么会突然在短时间内填入大量的垃圾和杂物,遭到彻底废弃呢?

井下工作仍在继续,一天,突然从井上传来一个工作人员急促的声音,让龙京沙吃了一惊。井上面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发现了文字!龙京沙迅速向井上爬去。作为一个富有经验的考古人,他十分清楚在这样一口井中出现文字将意味着什么,也许,这座古城的真正主人即将出现了。一枚长不足10厘米,宽不到1.5厘米的竹简残片,简上的文字已经超越了龙京沙的经验。古文献专家张春龙赶到现场,他一眼认出这是一枚写有楚国文字的简。

更多的答案也许就在井下,但是2 000多年以来,古井当中始终有淤泥填充,保持着内外压力的平衡,而这些天来的发掘彻底打破了这种平衡。危险无处不在,挖掘却没有任何进展。数天后,龙京沙再次冒险下井,此时,下方的井壁果然已经出现渗漏,2 000多年前的木板在十字形支撑的帮助下顽强地抵抗着来自各个方向的压力,巨大的危险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一步步逼近。终于,当龙京沙小心地揭起一层淤泥时,他的手突然触到了一些规则的木片。很快,堆积物被运上地面进行筛洗。果然,当河水慢慢冲开裹在木片上的淤泥之后,人们再次看到了来自井下的文字。


当井下的简牍不断出现在面前时,张春龙陷入了巨大的震惊和疑惑之中。因为,这些简牍上居然明确地用古隶书写着秦代的日期,这无疑是秦代的简牍。那么,这一切就与前几天出现的楚简形成了一个奇怪的时间误区。从里耶古城一号井中发现秦简的那天开始,短短10来天时间,运上地面的秦简已经达到上万枚。数量远远超出之前的发现总和。而且,井下的考古队员依然没有看见井底。

井上,年轻的古文献专家张春龙用毛笔小心地蘸着蒸馏水一点点洗去简上的淤泥,2 000多年前留下的墨迹清晰地显现出来。而这一次令他更为震惊,出现在眼前的这些简牍大多抄写工整,格式规范,用词严谨,具有统一的格式。这分明是某官署的档案。

考古发掘的现场,大量的简牍还在源源不断地涌出一号古井。经过粗略的统计,出土的简牍已经超过两万枚。简牍的内容依然是秦代迁陵县的官署档案。那么,在这座神秘的城池当中,究竟发生过一次怎样的变故,才让如此大量的政府档案隐藏在这口大井之下呢?终于,张春龙在2000多年前的字迹里找到了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就在里耶战国古城发现第一枚简牍的20天后,人们终于看到了一号古井的全貌。这是一口深达17米,面积达4平方米的巨大水井,始建年代为战国,在秦朝末期遭到人为废弃。但这口2 000多年前的大井,承受住了突然清空带来的巨大压力,在这20多天里,古井上下经历无数险情,幸运的是,考古队员和井下文物最终全部安全回到地面。经过最终统计,从一号古井下共出土秦简36 000多枚,简上的文字达数十万字,全部是秦代洞庭郡迁陵县的官署档案。而在此之前,各地出土的秦代简牍总数不足3 000枚。更为重要的是,这些简牍上的内容,为今天的人们提供了关于中国第一个统一时代的鲜活样本。

还有一件事情,让所有参与发掘的人至今感到不安,那就是在古井中最先出现的是十几片来历不明的楚简,在他们的下方才是数量惊人的秦简。这个奇怪的现象至今没有定论。那个将写有楚国文字的竹简抛入井中的人,已经将这个秘密永远带走了。

不久,在里耶上游1.5千米外的大板和魏家寨两地,又连续发现了两座独立的城池遗迹,它们和里耶古城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考古队长龙京沙又将奔赴新的战场,对于龙京沙来说,酉水河畔这一座座迷城的传奇也许才刚刚开始。

点评

科学的发展离不开科学家的努力,龙京沙那忘我的精神、不懈的斗志、置生死于度外的胸怀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上一篇:曾经的特权货币外汇券
下一篇:【考古发现】玛雅遗址惊现大屠杀遗骸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