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现】死海古卷之谜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死海位于耶路撒冷以东25千米和特拉维夫以东84千米处的约旦河谷南端,是世界上最低的内陆湖。死海的水具有全世界最高的含盐量和密度,比通常的海水咸十倍。因此,死海一带的空气中含有世界上含量最高的起镇定作用的溴。拥有这样的空气的死海不仅是治疗呼吸系统疾病和进行日光浴的绝好场所,也为古代人隐藏物品提供了最好的地点。

发现死海古卷

死海西岸是典型的沙漠地区,传说,以色列人就是在这里和上帝签约的。近半个世纪以来,死海之所以一直备受世人关注,并非因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床”,而是因为人们在死海的库姆兰发现了“死海古卷”。

那么,“死海古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贝都因在阿拉伯语中意为“住帐篷的游牧民”,阿狄布是个15岁的贝都因族小牧童。像大多数贝都因族人一样,他们家也是牧民,养着很多羊群。

1947年3月,为了寻找一只迷失的羊,他来到死海西北角的一个叫库姆兰的地方。他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当他抬头看到高处的悬崖绝壁上有一个狭窄的洞口时,这个调皮的小牧童就随手捡了几块石子扔了进去。突然他听到洞里好像有东西被击碎的声音,于是他便把小伙伴阿美•穆罕默德找来,两人一同钻进洞里。

进洞之后,他们才发现里面的沙土下有一些高身圆陶罐和一些破陶罐碎片。这两个孩子急忙打开陶罐,但很快大失所望,因为里面并没有他们所期待的黄金和珠宝,而是一卷卷用麻布裹着的黑色发霉味的东西。其中有11幅卷轴用薄羊皮条编成,外面盖着一层腐朽的牛皮。

这些卷轴长3英尺到24英尺不等。他们把卷轴打开,发现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两个孩子不知道这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于是,便拿了几捆羊皮卷到耶路撒冷去卖,得到一点钱。

原来,这两个孩子所发现的就是后来被称之为无价之宝的“死海古卷”。虽然当初巴勒斯坦文物部的一位官员认为那些东西“不值一文”,但几经周折,第二年这些东西到了耶路撒冷古城圣马可修道院叙利亚东正教大主教阿塔那修•塞缪尔的手中。

他仔细研究了羊皮卷上的文字后大吃一惊。他认出来这是几篇最古老的希伯来文《圣经》的抄本,便立即找到那两个贝都因族男孩,让他们把山洞里的羊皮卷都弄出来,然后全部买走。

与此同时,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考古学家E.苏格尼克教授知道这一消息后,也设法从一个贝都因人手里购买到了三卷羊皮古经书。

很快,贝都因牧童阿狄布发现“死海古卷”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在世界各地传开。许多国家的考古学家、历史学家和宗教界人士闻讯纷纷前往库姆兰山谷进行发掘。其中最大的一次发掘是从1948年下半年起由法国天主教多明戈会和约旦文物部共同组织的。经过1952年、1953年、1954年的几次发掘,他们在库姆兰山谷又找到了大约40个洞穴,其中11个洞穴中有经卷,共发现古经卷600多种,其中数十卷较为完整,另外还有数以万计的残篇碎片。

后来,一些当地的贝都因族人也开始在死海沿岸展开搜索。到1956年时,他们又找到10个洞穴,发现了更多卷轴和残卷。因这些古卷都发现于死海的库姆兰地区,后来就被学术界统称为“死海古卷”。

那么,这些古羊皮经卷是什么时候被藏在这里的?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内容呢?

古卷的内容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考古学家威廉•奥柏莱博士在鉴定古卷的卷轴之后,认为其年代应在公元前100年左右。而芝加哥核子研究所的专家们,把第一个洞中包扎稿卷的麻布碎片经用碳14放射性同位素测试后,确定这些古经卷产生的时间是在公元前250年到公元68年之间,距现在已两千多年了!

专家们发现这些古卷中大多数文件和碎片都用希伯来文写成,少数是希腊文和阿拉米文,其中有些尺寸还不及一枚邮票大。这些古卷包括五百多种远古经书。内容主要是《圣经》抄本以及其他一些希伯来文、拉丁文、希腊文文献。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

一、《希伯来圣经》共有39卷,其中除《以斯帖记》外,其他各卷都有全部或者部分的抄本。这些抄本对于断定古卷的年代和研究《圣经》的翻译情况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二、从公元前2世纪到公元1世纪在犹太人中广泛流传的经书,如《多比传》《所罗门智训》《以诺书》《巴录启示书》《禧年书》等。

三、《圣经》的注释和评论。

四、库姆兰社团法规。它们主要是记述当初居住在库姆兰的人们的宗教活动、遵守的行为准则以及举行的礼拜仪式等的文献。

五、感恩诗篇以及其他文献,包括文书、信件等。

六、还有两卷特殊的古卷:一卷刻在铜片上,由于铜卷锈蚀严重,人们不得不将它锯开成条,上面记载的是耶路撒冷圣殿财宝的名称、数量和埋藏的各个地点。另一卷是长达28英尺、有66栏经文的《圣殿商卷》,详细记述了耶路撒冷圣殿的建造结构和装饰,以及有关献祭、守节、洁净礼仪方面的一些具体规定。

除经卷外,在洞穴、遗址及周围一带还发现不少的陶器、钱币、武器、农具等。在距离第一个洞穴不到600码(注:1码=0.9144米)的地方,发现了一座修道院的废墟,里面有一张长写字台和长凳、两个墨汁瓶和一些陶罐。那么,是谁把这些古卷藏在库姆兰的山洞里,他们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专家们长期对“死海古卷”的整理和研究之后,提出了种种设想:

有人认为,发现古卷的这一地带原来可能是古犹太人的一个图书馆,否则不可能藏有如此浩繁、包括各种派别的经籍。

也有人认为,这里可能是一个抄经、写经的场所,后来大概遇到什么突发事件来不及转移,而使大批经卷保存在这里。

也有人认为库姆兰当时是犹太人的一个军事要塞,公元1世纪犹太人起义反对罗马人的统治,在同罗马大军决战时,为了防止这些重要经籍散失或被毁,就将它们集中存放在库姆兰一带。后来犹太人起义遭到失败,他们在逃亡之前就把藏有经卷的洞穴封起来。于是,这批经卷就在库姆兰山洞中保存了下来。

另有一种意见认为,库姆兰是犹太教艾赛尼派社团的集中居住地。公元前1世纪,艾赛尼派因赞成弥赛亚运动,反对马卡比王朝而受到迫害,纷纷逃至边远山区。有些信徒来到库姆兰一带,他们过着一种公社式的宗教集体生活,并收集和抄写了大量的宗教文献典籍。

罗马大军进入巴勒斯坦后,为了避免受到迫害和因为担心《圣经》抄本散失,艾赛尼派就把它们装入陶瓮封藏在周围悬崖的洞穴中。后来犹太人被罗马人打败后,艾赛尼派也遭到杀戮,库姆兰社团被彻底毁灭,此地成为一片废墟。

岁月流逝,那些存放在洞穴中的经卷也就湮没于死海的荒漠之中,直到近两千年之后才被人发现,重见天日。

从发现的《库姆兰社团法规》等文书来看,大多数学者也都赞同最后一种观点。那么,什么是犹太教艾赛尼派社团呢?

艾赛尼派社团的团员们自认为是真正的以色列后裔,他们忠实地信守以色列人与上帝订立的约定,一般都采取禁欲苦行的生活方式,包括大量的斋戒、经常举行洁净沐浴,并进行秘密修行。新成员要经过长时间的考察才能被吸收。

公元1世纪时,著名的古罗马作家老普林尼就曾这样记述道:“在死海西岸的陆地上,居住着艾赛尼派的人们。他们孤寂独处,从不接近女人。他们摒弃了一切性的欲望。他们没有钱,以与棕树林结伴为乐。他们自己不生养儿子,却千秋万代永远长生。如今,他们的居住地早已成荒凉之地。此地离死海不远,犹太人的边界到此为止。”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与世无争、消极避世的犹太社团,也未能躲开罗马征服者的铁蹄,最后竟然消失在茫茫的沙海之中。只有他们在库姆兰山洞里留下的经卷,在两千年之后向世界揭示了他们的命运,以及他们独特的社团生活方式。

正是由于这些文献被发现,人们才明白,有座相当规模的图书馆隐藏在库姆兰的旷野中,而手抄本不过是其中一部分藏品而已。

那么,“死海古卷”的发现有什么意义,它的价值又在哪儿呢?

古卷的价值

首先,现在世界各国流传的《旧约全书》最古老的全集抄本,成书时间是在公元1010年。最古老的单卷抄本是在公元9世纪才确定的“马所拉文本”。作为犹太教和基督教最重要的经典《旧约全书》,在长期的口传和传抄中难免会发生一些错漏和谬误,而“死海古卷”中的《圣经》抄本却从未经后世修改、增删,保留了最古老的样式,因此可以作为更权威、更准确的文本来对现行的《旧约全书》进行校订。因为谁都知道,假如没有权威的古文本为依据,任何人都不敢对《圣经》做任何改动。所以,世界上所有的信徒们都企盼着将来能在研究“死海古卷”的基础上出版一种新的校勘本。

其次,由于“死海古卷”中有很多不同文字的抄本,对历史和语言学家研究古代语言文字的发展演变是非常珍贵的。

还有,自古以来,人们对犹太教艾赛尼派知之甚少,人们仅仅知道该派是当时犹太人中的四大派别之一。然而,这次发现的“死海古卷”中有大量关于艾赛尼派情况的材料、社团法规、感恩诗篇,还有他们描写光明之子与黑暗之子战争的作品。这对以后了解和研究艾赛尼派的宗教思想和社团生活是非常珍贵的。

再有,“死海古卷”对研究基督教与犹太教之间的关系,以及两者之间在教义、经典、仪式、组织形式等方面的联系也具有特殊的意义,对研究古代西亚地区的社会生活、政治制度、经济状况、文化艺术、民族关系等许多方面,也都是极其珍贵的材料。

有人也许会问,既然“死海古卷”这么珍贵,可谓无价之宝,那么,这些被发掘出的“死海古卷”现在流落到哪里了呢?

最早的一批,也就是小牧童阿狄布偶然发现的那一批经卷,一开始就被耶路撒冷的叙利亚东正教大主教塞缪尔以教会的名义买走。但他并不是真正做学问搞研究的人,他买下这些古物,是想利用它来发财。于是,不久他就开始寻找买主。当时以色列政府倒是愿意出钱买,但由于以色列刚与阿拉伯国家打完仗,双方彼此敌视,互不往来,耶路撒冷城当时在约旦的控制之下,所以,这些东西是不可能卖给以色列的。

1954年,塞缪尔来到美国,希望能在美国找一个买主。他在《华尔街杂志》上登了一条关于出售这批经卷的广告。碰巧的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考古学教授苏格尼克的儿子伊格尔•亚丁当时也在美国。此人不仅是以色列国防军一名著名将军,还是一位优秀的考古学家。

看到广告后,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但他也知道塞缪尔是不敢违反约旦政府的规定把东西直接卖给以色列人的。于是他立即通过中间人与塞缪尔进行联系洽谈,同时又通过纽约美国犹太人的戈斯特曼基金会筹集到了25万美元,最后将这批宝藏买了下来,送到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

另一批较完整的“古卷”由法国和约旦文物部于1952年到1956年发掘出来后,存在东耶路撒冷的洛克菲勒博物馆里,因为当时东耶路撒冷是在约旦的控制之下,而发掘工作得到了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慷慨资助。然而,1967年6月,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大获全胜,一举占领了整个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所以,这批经卷也就全部落入了以色列人的手中。

这样一来,大部分“死海古卷”都到了以色列人手里,只有少量的残卷流散在西方国家。

未解的谜团

对所有关心“死海古卷”的普通民众来说,目前有几个谜等待人们去解开:

第一,认真的读者一定不会忘记,我们在前面提到,在“死海古卷”里有两卷最为奇特的刻在铜片上的古卷,而在这卷铜片上恰恰记载的是耶路撒冷圣殿宝藏的名称、数量和埋藏的各个地点。如果人们能够准确地解读这两卷铜片,那就能找到人类历史上最具精神文化价值的那笔瑰宝——圣殿宝藏。但因为这是两千年前的古铜卷,发现时已严重锈蚀,有关人员不得不将它锯开成条。万分遗憾的是,铜卷被锯成小条条之后,却再也无法完整地拼凑起来,以致人们至今尚无法识别宝藏的地点。

第二,库姆兰地区已被发现的六卷虽然已数量惊人,但是未被发现的到底还有多少呢?

第三,尽管以色列政府在1969年拨巨资在以色列专门建造了“死海文卷馆”,尽管来自世界各地参观的人们可以看到被置于玻璃展柜中的极少古卷的原件,尽管经过半个世纪的研究,专家们从“死海古卷”中发掘到许多珍贵的材料,但一方面因古卷浩瀚繁杂,许多经卷还有待于进一步整理和研究;另一方面,发现古卷时,它们历经两千多年的风雨,好多已支离破碎,现在学者还在竭尽全力地拼凑和研究数以万计的残篇断稿,因此,大部分“死海古卷”中的内容至今尚未公布。

那么“死海古卷”里面到底有多少秘密呢?“死海古卷”的全部秘密什么时候才能公之于世?目前,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上一篇:两岸当代名人名家书画巡展走进台湾
下一篇:【考古发现】古印度飞行器之谜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