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漏吧捡漏吧 宝贝就被我捡来了!_钱币收藏交易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捡漏吧捡漏吧 宝贝就被我捡来了!:

83年我毕业分配到了一家纺织厂,第一个月的工资好象是20多块钱。三个月后是39块,叫行政24级,最低的干部级别吧。那时侯工资不高但生活简单,单位里什么都发。工作服,肥皂手套,红枣,白糖,粉丝,黄花。过节还发猪肉,因为单位效益好。那时侯,我们厂生产的26支氰伦膨体纱是全国名牌,产品供不应求,效益好自然福利就好。每月固定奖金20元,在那时候是很高的。我父亲当时在市民政局。我觉得还没我们厂好。说起来大家不会相信的,当时我们地区行署副专员的女儿,军分区副司令的女儿都在我们厂一线生产。大家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那时候工人是社会主体阶级,做工人光荣。
当时在设备科当个设备管理员。早8点到晚6点,中间2小时休息,每天上班8小时,按部就班一天天混日子。那时侯的国营工厂,机构臃肿,人浮于事。就我们厂那几台设备,管理他的人从上到下就有分管副厂长,设备科长,副科长,设备管理员。到车间还有设备副主任,保全班长,保全工,跟班修理工。反正那时候人不值钱东西值钱。有一次我一朋友家里盖房子,我去给他帮了一星期的忙,连假都没请。每天去报个到,跟科长打个招呼就可以走了。

    人啦闲极就无聊,那时候文化生活贫乏,下班后打牌,麻将还没兴起,主要是玩纸牌,关三家,三打一,跑得快等。那时钱少也赌,输烟输饭票,输完了就回家吃。闲逛是主要的业余生活。有时候上班时间也出去瞎逛。八十年代改革开始,因为内地改革晚于沿海,城市改革晚于农村。领导思想老化,设备老化,经营思路老化,再加上产品单一,原材料上涨,人才流失等等问题开始困扰我们厂,效益也每况愈下。我每天还是朝8晚6的按步就班的生活,浑然不觉变革来临。

因为城市改造的需要,我们厂门前要扩建一条公路,为此厂里拆除了一堵石墙。毛石拆完了土壁就这么裸露了有一年多。有一天中午,我和我们科里一个姓吴的技术员,吃完饭后又闲逛到这堵土壁下。看到有一块土好象有点松动翘起,忍不住用手拨动了一下,哗的一下土块掉了下去,一个我从没见过的青色瓷碗扣着一个陶罐赫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们这里曾发生过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那是在我们厂附近一家集体办的砖瓦厂发。有一天切砖车间里异物卡住了切砖机,制砖工人把异物取出后随手一仍,那异物划出一条美妙的弧线“噗”的一下掉到了一个人的面前。这个人不是厂里的工人,她是车间主任的母亲,到车间里来找儿子的。东西落到她面前后,激起了地上厚厚的粉尘“呼”的一下扬了起来。“嗯,是哪个促狭鬼害人”。老太婆随口骂了一句。车间里那些工人起哄般的笑了起来。老太婆有一些尴尬,把眼睛挪到了激起尘土的异物上,看到它是扁平的,激起尘土的样子好象有点分量,不禁弯腰捡了起来。用手撸去一点泥土,嗬!那竟然是一片金光闪闪的金叶子。好嘛,这下车间热闹了象炸开锅的。工人们关了机器,疯狂的在泥里土里,刚做出的砖胚里找,车间乱成了一锅粥。还真有人就从里面找出了不止一件的金器,据说有金砖金条玉珠子等等。大家后来推测那很可能是一个窖藏。
    我们厂在八十年代很出名,占地也大400余亩。在建厂的时候也曾出土过隋唐时期的大型瓷器,宋代玛瑙杯子等等。据基建科民工讲,那时侯从地下挖出来普通的瓷罐瓷坛到处都是,根本没人要。曾经还有民工把开山的炸药装到挖出来的瓦罐里去炸鱼,由于装药太多,把一个小水凼子里连水带鱼全炸上了天。那时候我听过很多类似这样的财宝和古物的故事。
当时,站在土墙下看着这瓷碗盖着的陶罐。 我眼前浮现出地主老财半夜埋藏宝贝,我联想到了金条,元宝,如果不是最少也该有一罐古币吧!这些存在大脑里的信息和想法强烈的刺激着我的大脑皮层。我感觉手心出汗,呼吸急促,心跳加快,非常紧张。我赶紧跑到附近的农家借来一把铁锨,把陶罐从土壁上挖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把里面的土一点点清理出来,结果里面除了泥土外什么都没有。

     虽然没有发现金银财宝,但过程来得离奇。对我个人以后的生活甚至职业选择都影响深远!以后的日子里我的收藏人生正式进入了开挂模式,有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本文系华夏收藏网藏友投稿,转载请注明华夏收藏网。

作者 风月宝鉴-余松



阅读推荐:
鸟语
揭开藏文化源头之谜 昌都卡若遗址公园呼之欲出 _古玩艺术品
梁玉堂 _硬币收藏
古滇国青铜乐器(节选) _收藏钱币
徐悲鸿.玉簪花 _钱币收藏交易
上海市民通宵排队购买国庆60周年纪念邮票 _天下收藏
纪23:中国工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 _古董行情
也谈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票目录出版简况 _钱币邮票收藏
【收藏百科】玉器仿制
饶城首现“艺术围墙” _铜钱币收藏



上一篇:单提“女性艺术家” 是一种歧视_古玩鉴定
下一篇:回忆吴冠中先生:画作在香港比范曾的好卖_收藏古玩网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