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金银器研究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黄金、白银的自然魅力和永恒价值,使古今中外的人们对它们发生浓厚的兴趣:经济学家把它们视为价值尺度,艺术家把它们作为精美的艺术作品材料,商人把它们当成是财富,而每个普通的人都或多或少地与黄金、白银发生联系。

那么对考古学家来说,黄金和白银意味着什么?

1836年,丹麦学者汤姆森(1788?1865)分析出人类的发展经历了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这一划分方法对历史、考古学研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没有黄金、白银时代的说法,是因为它们没有对人类社会的发展起到划时代的推动作用。但是,黄金、白银大约是人类最早利用的金属,而且与铜、铁等其他金属不同,它们一经被认识和利用,便始终与人类社会生活紧密伴随,从未衰落。中国考古学以器物质料分类的研究中,人们对商周以后的铜器没有兴趣,对汉代以后的铁器也缺乏热情,显然是因为那些遗物已不再是影响社会发展的主要因素,也不代表物质文化的主流。黄金和白银遗物从末成为某一时代重要标志性的器类,却也不曾有衰落的过程,如同它们自身的价值一样,是历代研究中永恒的题材。

在人类社会生活中,黄金、白银及其器物体现出生活实用、观赏陈列、财富保存等多重价值,它们以货币、赋税、赏赐、贡奉、赠送、施舍、悬赏、贿赂、赌博等多种功能,直接参与了丰富多彩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乃至军事生活,成为社会发展的润滑剂,也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甚至在汉语词汇中都成了比喻事物的典范。如形容不可改变的原则时叫金科玉律,比喻时间宝贵称一刻千金,表示坚不可摧叫固若金汤,而写文章精炼和改文章精彩则叫惜墨如金、点石成金,至于奢华而腐朽的生活被说成是纸醉金迷,一个人由坏向好的转变称作浪子回头金不换等等,金银的价值观念已经渗透到人们的思想深处。正因为如此,人们对金、银强烈的占有欲望和疯狂追求产生了无数历史传奇。8世纪的突厥人借口唐皇室赠送的黄金是假货,悍然发动了狼烟四起的战争,19世纪的淘金热,使数以万计的炎黄子孙东渡浩瀚的太平洋,到美洲的加里福尼亚去实现发财的梦想。1851年澳大利亚的一块土地上发现了黄金,采金人的涌人使这里变成了澳大利亚第一个首都墨尔本。金银驱动着社会的不断进步和发展,也诱发出人类灵魂的丑陋和罪恶。

黄金、白银对社会发展产生的作用才是考古学者研究金银及其器物的深层的目的和意义。

然时,对黄金、白银的研究,从未像青铜、铁、陶瓷、丝绸等那样出现一部部的专著,寥若晨星的文章散见在各种书刊中。原因并不令人费解,除了黄金、白银没有像青

铜、铁一样成为人类进步划时代的象征外,它们的出土发现远不如其他质料的遗物多,而且几乎每件器物都是珍贵文物,亲眼目睹的机会不多,而对视觉观察实物极为重要的考古学来说,看不到实物的研究自然是十分困难的。与金银器自身的灿烂辉煌相比,对它们的研究显得格外苍白。

中国古代金银器的发展直到唐代才发生改观。在中国,金银的开采、冶炼和器物制造技艺经历了漫长而缓慢的发展历程,到唐代才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准。国泰民安、财富聚集和相对自由的大唐帝国,奢糜享乐之风盛行,使用金银器物成了人们的追求。正是,丝绸之路兴盛畅通,中亚、西亚及地中海沿岸国家的金银器物的大量传入,犹如万事俱备之后的东风一样,为唐代金银器的飞速发展带来了契机。于是,如积累沉淀的巨大能量突然爆发,唐代金银器以从未有过的崭新面貌出现在历史舞台。

唐代没有哪类物品像金银器那样造型别致、纹样丰富、工艺精巧。古人在金银器物制作上倾注的热情和聪明才智远远超过对其他物品的投人。丰富多采的金银器,微妙地与唐代社会的变化紧密联系在一起,继往开来的唐代金银器又在中国金银器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就整个中国古代金银器而言,对于溯源和追流,首先把唐代金银器清理一番更是当务之急。因此,从考古、历史和中外关系的角度为唐代金银器写本书是十分必要的。

如果仅仅把金银器当成青铜、铁、陶瓷、丝绸等不同质料的考古学类别对待,将失去金银器研究的特别意义。仔细观察这些器物的造型、纹样和制法,不仅会惊叹唐朝艺匠卓越的创造才能和人们的艺术品味,也不难发现外来文化与中国传统巧妙的融合。金银器在历史中扮演的奇特角色是通常的考古遗物未曾见到的。

收集有关古代金银器的资料是一项艰苦细致而又十分繁琐的工作,但材料占有多少对研究者来说至关重要。以往学者的著作主要有陆九皋、韩伟的《唐代金银器》、韩伟的《海内外唐代金银器萃编》、瑞典俞博的《唐代金银器》、《卡尔高凯波收藏的中国金银和陶瓷器》,美国威廉的《美国收藏的中国金银器》。这些著作总共涉及唐代金银器皿300多件,是我主要依靠的资料。在此基础上,截止到1998年,我共收集到唐代金银器皿1000多件,还收集了大量唐以前的金银器资料。当然,本书的目的不是提供一个资料大全。作为学术研究必须对材料加以选择:被我剔出不用的器物,一是那些重复的器物,即在同样的器物中往往仅选一件。二是考古发掘报告中提到却没有图片的器物。三是由于印刷质量等问题,报告提供的图片模糊不清、无法利用的器物。四是有的器物的真伪引起我的怀疑故不采纳。遗憾的是,收藏在外国的唐代金银器,个人藏品、博物馆藏品有关报道发表零散,收藏地点时有改变,我无条件一一核对,可能会有错误,更可能遗漏。最后我选择的器物有近500件。在材料收集和选择中,我尤其重视的是地下发掘品,因为经过科学发掘的物品不需要进行真伪鉴定,而准确的出土地点、出土时间、遗迹的环境、伴出的器物等等无疑为研究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


上一篇:希腊罗马人的双圈戒指
下一篇:供春六瓣圆囊壶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