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碗类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多瓣装饰的银碗,在公元前6世纪地中海地区的古代国家及波斯阿契美尼德时代就开始流行,传统一直在西亚和中亚延续。粟特银器5世纪至6世纪的银碗,

便以捶揲技法制成的凸凹起伏的多瓣纹为特征。

在目前所知的粟特银碗中,时代较早的是1943年在贝格瓦特附近的木查克和1961年在撒马尔罕附近的查雷克发现的两个窖藏的出土物。木查克出土3件银碗和1件银瓶,同出的一些陶器残片证明其时代为5世纪至6世纪,出土物收藏在俄罗斯埃尔米塔什博物馆。查雷克出土4件银碗,该遗迹的地层表明窖藏的时代不晚于7世纪初,出土物收藏在撒马尔罕博物馆。这两个窖藏的银碗,以细密的多瓣为特点(图3-63)。

中国出土的粟特输入品有西安沙坡村鹿纹银碗、安西郊缠枝纹银碗(参见图3-27、33),按形制可将它们的吋代定在7世纪前半叶。它们的分瓣已不细密,分别为十二瓣和八瓣,就分瓣数量由多向少的转变来说,

恰好在粟特多瓣银碗的瓣形由水滴状变为桃形和网状的演变之间。时代梢晚的属于7世纪后半叶的粟特多瓣银碗,装饰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分瓣减少,由二十瓣减至八、九瓣;瓣形由原来一反一正相间的水滴状瓣变为桃形瓣,并形成明显的双层装饰。

唐代金银器中的何家村云瓣纹圆底银碗(图3-64-1)、何家村莲瓣纹弧腹金碗(图3-64-2)、白鹤莲瓣纹弧腹银碗(图3-64-3)、俞博莲瓣纹弧腹银碗(一4)、弗利尔莲瓣纹弧腹银碗(图3-64-5)、纽约莲瓣纹弧腹银碗(图3-64-6),时代均为7世纪后半叶。在此之前,中国尚未发现同类造型的金银器。北朝晚期的陶瓷器虽有莲瓣装饰,但一般饰于罐类器物上,而且莲瓣是在器体上部呈下垂状。金银器皿的壁面捶揲出凸凹起伏的多瓣装饰,也不是中国传统作风。7世纪后半叶唐代许多金银碗带有这种风格,有可能在接受中亚粟特文化之前,便与地中海地区文化发生了联系,但更直接的是受到粟特的影响。

当唐朝与粟特地区的联系更加密切后,粟特银器又反过来接受了唐朝的影响。如粟特牡鹿纹和独角兽纹多瓣银碗(图3-647、8),特雷弗在最初发表时未能确定这2件器物的时代和产地,他说:由于没有任何迹象,无论如何,我们都难以解决该碗的时代和产地问题,我们只能说这两个碗是迄今所见这一组特殊器物中的孤例。马尔萨克则指出:2件碗都在中心有浮雕凸饰,这种配置既不见于伊朗,也不见于唐代金属工艺,而类似于粟特的陶器装饰。同时,牡鹿纹多瓣银碗上的样戳记,为7世纪至8世纪粟特国王铸币的重要标志,戳记的位置表明这是原始作品的一部分,并非后来补加的。所以,马尔萨克基本肯定这二者是粟特器物。也恰好在这时候,唐代凸凹起伏的莲瓣金银碗十分流行。对于这种现象,或许可以这样理解:唐代接受了包括粟特在内的西方银器制作技术和文化影响,普通金银碗类出现了凸凹多瓣的作风。由于唐代工匠接受外来文化时,常常加以改造,使之更适于中国人的品味,多瓣遂变成莲瓣纹样。流畅连续的莲瓣和常常以双层结构为装饰的金银碗,是改造后的唐式碗形,到7世纪后半叶已经成为流行的样式。然后随着唐朝金银工艺突飞猛进的发展以及唐朝帝国领土的扩张,唐朝风格向外传播,粟特银器中那种不见于当地传统的莲瓣便出现了。唐代既有粟特输入银碗,如西安沙坡村鹿纹银碗和西安西郊缠枝纹银碗,又有莲瓣的创新样式,向外传播是完全可能的。这样,粟特的难以解决时代和产地问题的牡鹿纹和独角兽纹多瓣银碗的出现,便可以在中国唐朝找到源头了。这2件唐代风格很浓的多瓣银碗还保留着粟特文化自身的重要特点,即碗心的独角兽和牡鹿的后部都有一棵树。由动物,特别是狮、虎守护的树,是西亚和中亚古老、常见的题材,被称作是生命之树,不仅和祆教信仰有关,甚至可追溯到亚述艺术之中。这种表现特定信仰的标志,与唐代中国人的观念无涉,所以两器的产地在粟特当无问题。至于二者的时代,按粟特多瓣银碗的瓣数不断减少、瓣体逐渐增大的演变趋势,它们应晚于西安沙坡村鹿纹银约在7世纪后半叶。

粟特狮纹多瓣银碗(参见图3-62-4)传言出土于洛阳,马尔萨克认为饰有前腿提起的蹲狮葵口碗与流派第二阶段(约7世纪)器物在造型上有联系。獅子的形象不同于萨珊手法而更让人想起片吉肯特木雕和粟特骨灰罐上的蹲狮。但是,即便该碗确实出土于洛阳,也可以肯定它是粟特的器物。因为,尽管其多瓣造型与唐式器物有共同之处,碗心的蹲狮也在唐代金银器乃至石刻上可以见到,但这个狮子后部的两枝花叶,是西亚、中亚与宗教信仰有关的生命之树的表征,在萨珊银盘(图3-65-1)、粟特银器(图3-65-2)中多次出现,甚至出现在粟特印章(图3-65-3)之中。另1件双层花瓣的多瓣银碗也有生命之树,只是放在了狮子的前方(图3-66)。至于2件银碗所饰狮纹与唐代图案的相似性,是从艺术形式上吸收了唐代风格。

收藏在日本天理参考馆的立鸟纹多瓣银碗(图3-67)传言出土于中国西安,形制比较特殊,器底刻划有汉字,被释为其卄二字,推测是中国拥有者的编号,该器大概为粟特制造,然后运到中国。

到8世纪,粟特多瓣银碗的曲瓣已经与器形进一步结合。狮纹多瓣碗、狮纹双层花瓣银碗已由原来曲瓣不及口沿,变为通到口部,成为器物的形制特征,即花口碗。这是粟特银器中的一种新形制,也是受唐代的影响而后才有的。


上一篇:元代篆刻名家
下一篇:慕容鲜卑金银器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