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特带把杯与第二组器物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被称作昭武九姓的粟特人与中国唐朝的密切关系,随着近些年历史学的深人研究,也越来越清楚了。唐代器物中新出现的这些粟特式带把杯,当不是偶然现象。前面已将第一组定为粟特输入品,第二组定为粟特工匠在中国的制品,第三组定为唐代在粟特影响下的创新制品。其中第二组器物定为粟特工匠在中国的制品的原因,需要专门进行讨论。

中亚粟特银器中,带把杯是主要的器类之一。马尔萨克《粟特银器》一书列举出粟

特带把杯12件。杯体也有罐形、八棱形、筒形、圆底碗形,杯把却只有一种,即环形、宽指蛰、有指鋈类。它们的流行年代情况是,8世纪中叶以前,主要是八棱形带把杯,最早的列入7世纪后半叶,较晚的为8世纪前半叶,形态都较瘦高。8世纪中叶以后,杯身发生大的变化,有罐形、筒形和圆底碗形的带把杯,口部或腹部直径大于杯高。圆底碗形的带把杯,杯身还做出以花瓣为托,上部再分花瓣的做法(参见图3-40)。12件粟特带把杯中,有10件足底边饰联珠,6件指垫饰胡人头,4件环形把以联珠为装饰。

唐代金银带把杯的第二组,与粟特早期器物最为接近,年代也相当,形制基本不差地属于粟特银器的造型。最醒目的杯把部分同粟特银器一样,做得很精致,环形把的上面带宽指垫,下面有指鋈,又非常强调指垫的装饰,连粟特带把杯指垫上的胡人头像(图361—1?6),甚至两个相背的胡人头像的做法,均精细地表现出来。何家村人物忍冬纹金带把杯、何家村乐伎纹银带把杯饰深目高鼻、长髯下垂的胡人头像的罕见做法(图3-61-7、8),可以称作是纯粹的粟特风格。粟特银器经常在环把的外侧做出联珠装饰,也一模一样地出现在何家村人物忍冬纹金带把杯上,同时出土的何家村人物纹金带把杯,干脆由大联珠组成环形杯把。由大联珠组成的环形把曾被中亚及在更广阔范围内的游牧民族较普遍采用。黑海沿岸出土的7世纪金带把杯,是突厥-粟特混合样式,联珠圈式的杯把与何家村人物纹金带把杯一致。仅根据把和杯体的基本样式,无法将这组器物和粟特银器相区别,它们不大可能出自中国工匠之手。

它们也不是输入的器物。首先,3件器物均采用铸造方法制作。粟特银器的重要特征之一,是器体轻薄,采用捶揲技术。而在中国,铸造工艺有悠久的传统,不仅青铜器如此,中国最初的金器皿也采用铸造方法制作。如湖北随州战国时期的曾侯乙墓出土的金盏、金杯等[9。第二组的3件杯由于铸造成型,杯体显得十分厚重,这种胎体不见于粟特器物。其次,这组器物有2件是金器。从6世纪至8世纪,粟特虽然大量制作银器,金器极少,其制作情况并不清楚。金和银因熔点不一样,制造时有差别。粟特金器的制作至今尚无资料。第三,这3件杯的人物纹样,按八个棱面单体出现,并采用浮雕式的做法。这种分隔单体式的人物,在萨珊和粟特器物中都尚未见到。萨珊银器特别是银盘常见人物,而且多是帝王狩猎场面。粟特银器受萨珊影响,但出现人物的也不多。有1件饰有国王宴饮图的粟特银盘,马尔萨克将其归为与萨珊银器关系密切的作品,另1件饰有裸女、牡鹿、葡萄缠枝纹的银盘,马尔萨克认为是粟特银器中的特殊器物。至于粟特银带把杯,目前资料中还不知有人物纹样出现。据报告中的描述,何家村人物忍冬纹金带把杯上除一人双手合十,袒腹裸胸外,其余均穿窄袖翻领袍、束带、着靴,或挎刀佩剑,或执笏在手。何家村乐伎纹金带把杯有执拍板、小铙、洞箫、曲颈琵琶的乐伎,另有抱壶、执杯及两名空手做舞者。人物均系深目高鼻头带卷檐尖帽或瓦棱帽的胡人。由于器物形体较小,通高只有53厘米和66厘米,又是采用浇铸成型,人物的高度不足4厘米,无法精细刻画,也很难进行详细的特征描述,服饰、面目和头饰,总体可看出是胡人与胡服特色,是否执笏难以确定。

这组金银杯与粟特器物多方面的一致,最大的可能便是粟特工匠在唐朝的制品。中国目前已经发现了输入的粟特器物,其他器物中大量出现粟特银器的风格,说明粟特银器工艺对唐朝影响很深,如果仅仅是靠唐代工匠对外来器物的模仿,而没有粟特人的参与,是很难想象的。粟特工匠在唐朝,很容易得到金银原料、学会铸造技术,用来制作自己熟悉的作品。这组器物的造塑和人物纹样,又恰恰反映了作者对粟特器物的造型十分熟悉,如果解释为粟特工匠在中国制造的,其异常风格似乎都顺理成章了。


上一篇:皇室和中央官府金银作坊的工匠及管理
下一篇:汉私印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