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来金银器对唐代金银器的影响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唐代对外交往中,输入外来金银及器物,同时也将自己的产品输出。因此,就金银原料而言,外来金银及器物输人并没使中国的金银储藏发生多大改变,直接影响的是唐朝工匠的金银器物制造,出现了不少仿制品,即带外来风格的制品。由输人到仿制的发展过程,是一个社会对外来文化的认同过程。外国物品虽然在唐朝以前已经流人中国,也有少量的仿造品,但远不能与唐代相比。唐代金银器中的仿制品突然增多,体现出人们精神观念和行为方式的变化。

外来器物中,中亚粟特和萨珊银器输人的最多,对唐代金银器制作的影响也最为明显。唐朝艺匠们在学习制作西方器物时,最初总是选择优美、奇特的器物为蓝本,目前可以确定带把杯、长杯、高足杯等类制品,就是前所未见的仿制器物。

西安何家村窖藏、沙坡村窖藏、韩森寨窖藏出土的金银带把杯,把手呈圆环形,上部有宽宽的指垫,顶面刻胡人头像,把手的下部多带有指鋈,有些器体还呈八棱形,是仿粟特银器制造的。粟特带把杯的把上有指垫、指鋈,在西亚、中亚历时悠久,是西方器物制作的传统。唐代的仿制品不都是粟特器物的翻版,有的带把杯取消了指垫和指鋈,或把指垫变成叶状,杯体也由八棱折腹变为碗形,还有的器体呈花瓣形,应是唐代的创新。更主要的是很多器物通体刻饰缠枝、折枝花草以及仕女游乐的场面,使这些造型具有浓厚异域特征的器物,纹样上显示的却是显著的唐代特征,所以能确定属于仿制品而不是输入品。

唐代金银长#是对萨珊式银器的模仿和改造,造型特征与中国传统器皿判然有别。多曲长杯原本是波斯萨珊式的器物,口沿和器身呈变化的曲线,宛如一枚开放的花朵,唐朝人对这种造型奇特的器物十分喜爱,日本白鹤美术馆收藏的唐代银长杯[161,就是仿制出的与萨珊金银长杯造型几乎完全一致的作品,如果不是因为出现独具特色的唐代纹样,甚至会误以为是舶来品。然而,萨珊式多曲长杯内部有突出的棱线,与中国器物光滑的内部不同,使用功能不符合中国人的习惯。优美形态和使用上的缺陷成为实用与观赏之间的矛盾。唐代艺匠加高器足和器身,淡化内壁突起的棱线,经过不断地改进调整,中晚唐时期的多曲长杯,曲线柔和,增高的器足具有稳定感,或成为浅盘式,虽脱胎于萨珊器皿,却是崭新的面貌,最终成为唐代的创新作品。

高足杯的形制体现了拜占廷器物的作风内蒙古呼和浩特附近的毕克齐镇78和西安李静训墓中发现隋代金银高足杯,与毕克齐镇的两件高足杯同时还出土了拜占廷列奥一世(,公元457年至公元474年)时制造的金币、头冠金饰片、金戒指及刀鞘等,均不是中国的产品,因此,高足杯也可能是拜占廷的制品。拜占廷式高足杯在唐代以前已传入中国,唐代的银高足杯发现较多,目前所知已达20余件,可能直接或间接源于拜占廷的影响。

唐代金银器上的纹样装饰也反映出西方文化的影响。以往那些与信仰关系密切的动物和植物纹样不再流行,写实性很强的动物和植物纹样中,出现一些前所未见的风格显然来自异域文化。如陕西西安何家村出土的银盒中,有的顶部和底部中心均有带翼的动物如狮、鹿等,周围绕以绳索纹圆框。这类做法是萨珊器物的装饰风格,表现手法被称为萨珊徽章式纹样,它们出现在8世纪中叶以前的唐代金银器皿上,渊源于萨珊艺术。唐前期金银器上的联珠纹样兴盛,得益于波斯萨珊和中亚粟特装饰艺术的传播。

器物形制与使用方式及生活习俗有关,在一个地区使用的器物到另一个地区往往就失去了它的实用价值。因此,外来的金银器皿在中国的实用价值不大,多是作为珍贵物品收藏赏玩,但对于追求豪华和新奇的皇室贵族来说,别开生面、来之不易的器物可以显示财富和地位。葬于公元673年的房陵公主墓、葬于公元706年的懿德太子墓,墓内壁画表现了奢华的贵族进餐场景,不仅可见到高足杯、带把壶、长杯等异域风格的器物,而且还表现了模仿异邦情调用手指掐住杯足的执物方式。

仿制品除去观赏性,实用价值不大。故仿萨珊的长杯、仿粟特的带把杯和仿拜占廷的高足杯虽然出现一时,并没有广泛流传。但是通过模仿,西方金银器制作中的捶揲技术、焊缀工艺等在唐代日臻成熟,使西方文化的渗透也更便利。用捶揲技法做出凸凹起伏的造型和纹样,使唐代金银手工业制品风格一变,一些不见于中国传统的器物纷纷出现。唐代金银器中的输人品、仿制品和创新品的演变过程,正是对外来文化的吸收、扬弃及与中国传统文化结合的过程。在模仿过程中,也有很快被直接接受的器物。西方样式的胡瓶,是一种带把壶,与中国传统器物中罐类的造型基本相似,差别是带把,能帮助持重,流口作成扁状,液体流出时不易洒落。有的还把器体制成扁形,便于旅行携带,使用方便。对胡瓶的模仿只需在以往的罐类器皿加上把,圆形器口改进成扁状的流就可以,造型也更为美观,故容易在实用中被接受。胡瓶的实用优势及其与中国生活习俗相吻合,使之具有较强的生命力,因此,不仅影响了金银器的制造,还使得唐代陶瓷胡瓶数量大增,成为新崛起的器类。

器物制作很大程度也是艺术创作,体现了人的意志和精神。唐代金银器造型和纹样风格独树一帜,说明外来文化影响的真实活力在于人们思想观念的改变,给人以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当人们不再满足于传统和现实时,外来事物的影响就越发加大,艺术观赏情趣也发生改变。从这个意义上说,仿制品、创新品是否被人们接受或能否流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外来文化启迪、引发了人们放弃了对许多传统的恪守,以宽容的心态接纳不同文化,逐渐改变了自己的观念和生活,创造出新的文化。


上一篇:钮制
下一篇:税山银铤和市银铤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