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器】三朝元老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西汉初期,汉高祖刘邦在分封异姓诸侯王的同时,还分封其亲属至各地为诸侯王。诸侯王国待遇很高,“宫室百官同制京师”,封地大的王国“跨州兼郡,连城数十”。而诸侯王国中最大的则要算是齐国了,即“诸侯大国无过齐悼惠王”刘肥的封国。齐国“齐带山河,膏壤千里,宜桑麻”,并有渔盐之利,故在齐国前三代国王即悼惠王襄王文王统治期间,政治稳定,经济比较发达,至汉武帝时,齐都临淄已成了“人众殷富距于长安”的天下名城了。这些文献有较多的记载,考古学上也能充分证明。

1978年至1980年,山东考古学者对位于山东淄博市临淄区的齐襄王陵墓作了调查试掘。经测量,该王陵封土在历经千百年的风吹雨淋后,仍高达24米,直径达250米,占地约24亩。规模之大,仅封土这一项,就需用±四十万方以上。试掘中,发现了王陵南北墓道两侧的五个

随葬坑,出土了总计121万百余件遗物,有陶器铜器铁器银器铅器漆器骨器等等,真是琳琅满目,充分显示了齐国极其丰富的物质生活。

在丰富的随葬物中,银器共出土了131件。既有生活用具车马器,也有漆器银扣等。其中最重要者为银盘和银盒。

银盘共3件,最重要的是一件刻有“三十三年”年款的银盘。该盘直口折腹,外底微凹。纹饰錾刻,为满地装,口沿内外腹各饰有六组龙凤纹图案,内底饰盘龙3条。纹饰线条流畅,疏密适宜,纹饰上进行了鎏金处理,使纹饰和盘胎形成一黄一白的对比色。更能说明问题的还在于盘上錾刻的四组铭文,其中有“三十三年”等字样(见图13)。

“三十三年”银盘是各随葬坑中唯一有纪年的器物,那么“三十三年”到底是哪一年呢?考古学家们根据随葬坑中出土的遗物多具西汉初期特点,有些尚保留某些战国晚期的遗风判断,随葬坑的年代当在西汉初年。但遍查汉初汉帝和齐王的在位年数,均不到33年,而往上推一点,则发现秦始皇有三十三年纪年,故推测刻铭三十三年即指秦始皇三十三年,即公元前214年。

但是下一个问题又出现了,即秦始皇三十三年刻铭的银器为何到了齐国国王的陵墓之中,盘上四组刻铭为何刻工不同,为何多次刻出呢?学者们进行了深人的研究,他们根据银盘造型纹饰铭文书体及内容综合分析,认为这件银盘应是战国时期三晋地区制造,秦灭三晋后,把它

掠回秦宫。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时,左工师对此盘重量进行了核量,为“重六斤十二两一铢”。秦灭亡后,此器又归于汉朝内府,后赐给齐国。齐王对银盘又重新核量并刻铭,故而此器三易人手,多次被刻铭。

与“三十三年”银盘同出的还有另外两个银盘,也是十分精致的珍品。两件银盘形状大小一致,均侈口平折沿折腹平足,纹饰錾刻并鎏金,口沿饰波折纹和花叶纹,内外腹饰几何云纹,内底饰三条匀称的云龙纹和两周弦带纹。口径为235厘米,高5厘米。它们均刻有重量官名等铭文,内容相似,其中一件有“大官”字样,大官即太官,为少府属官,主管宫廷膳食。由于汉初诸侯国待遇较高,“宫室百官同制京师”,由此太官应是齐王少府的属官。

一号随葬坑中除了出土上述三件银器以外,还有一件

此盒形呈豆形,弧形盖,子母口,曲腹,高圈足喇叭形铜座,盖上饰有三

个铜兽钮,均铆合而成。盒身外壁和器盖上均饰凸花瓣形纹。无独有偶的是,广州西汉南越王墓和云南晋宁石寨的西汉滇国墓中

极具特色极为美观的银盒值得重视。


出土的银盒镀锡铜盒上,也装饰有类似的凸瓣形纹饰。凸瓣形纹饰在我国独见这几例,难以归入我国自身的纹饰发展序列,但它在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以及后来的安息王朝的金银器上却很常见,所以上述银盒上的凸瓣纹装饰应源于古伊朗(图14)。


上一篇:【金银器】贮盐器
下一篇:【金银器】盱胎金权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