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我执陷入法执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当然,这并不代表现代人就不可能学好诗,作好诗,更不用说不能学会欣赏诗。马克思说一个哲学家和一个车夫的原始区别比白狗和黑狗的区别还要小,这说明只要你不是白痴、不是智能障碍,就可以使自己的潜能发挥到极致。王国维可以算近代学问第一人,他的学问怎样成就的?他每天必须花两小时看书,这是最低限度,决不能动摇,正是这种持之以恒的积累,才使得他写成了诸如《人间词话》这样的千古佳作。我也很重视坚持学习,我每天早晨一直坚持五点钟起来看书,这种坚持非常重要。一个人记忆力可能有点差距,但这个差距也是可以补偿的。《秋兴八首》提到“匡衡抗疏功名薄,刘向传经心事违”。这个匡衡就是记忆力不太好的人,结果人家念二十遍,他念二百遍,结果成为著名的经学家,还官至丞相。所以讲抓紧时间,尤其年轻一代的人,不要虚度。

第二,太注重别人的评价,为功名所困。现在的社会就是一个节奏很快的陌生人社会,信息越来越便捷,但是实际上不代表每个人对其他人就越了解。陌生人社会会导致一个标签社会,就是我们去看待他人往往就会简单地看他身上的标签。比如有人说你认识范曾吗?可能很多人不了解,但是一说这个人是个著名的画家,还是一个书法大家,诗词也非常精通,这些标签一贴,别人就马上肃然起敬,至于这个范曾的作品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好像就不重要了。这是这个社会的弊病,会导致很多人越来越功利化,一功利化就会为功名所困,什么都端着,就难以有很大的真正的成就。其实一个人无论做什么事情,要想有所成就都要能够放下。如果放不下,想得诗词外面的东西太多,诗词本身能够给你的东西就少了。现在一些年轻人,才刚开始写诗就想着成名成家,整天感慨为什么不如某人有名,这是空生烦恼。在诗词上有所成就,就像画画和写书法一样,是一个厚积而薄发的过程,你无法限定时日。大师是呼唤不出来的,比如黄宾虹,他70岁之前,你怎么呼唤,他也出不来。到了80岁,辉煌;90岁,成了不朽的大师。所以,千万不要给自己制定个指标:哪一年我要成为名家,哪一年我要成为大师……你越执着于名利,那么你离“内美修能”就越远,离本真也就越远,你的诗词就不可能极好。只要我们平心静气地、念兹在兹地、朝斯夕斯地做我们自己喜欢的事情,“一息尚存,从吾所好”,就能有所成就。
黄宾虹 (1865年~1955年),近代杰出国画大师,与齐白石合称为“南黄北齐”。 他擅长山水、花卉,并注重写生,其黑、密、厚、重的画风、浑厚华滋的笔墨中,蕴涵着深刻的民族文化精神与自然内美的美学取向,由于黄宾虹在美术史上的突出贡献,在他九十岁寿辰的时候,被国家授予“中国人民优秀的画家”荣誉称号。
什么是法执?就是太执着于一些条条框框,陷入法执,就是死于格律、死于章句。当然,格律非常重要,我前面讲过,没有格律,诗就不成为其诗了。但等到格律没问题了之后,就要在意义上下功夫。如果一味地追求格律,照搬古人现成的诗句和意象,不点化它,那么你写的东西就真的“已言古人口”了,这样写出来的东西不仅没人欣赏,甚至会有抄袭之嫌。所以,韩愈讲“惟陈言之务去”,陈腐老套、没有赋予新意的语言一定要去掉。这里讲不要死于格律、死于章句还是在古诗词的范围之类,像当下的新诗,格律和章句已经脱离了古诗词的范畴,是另一个话题了。
还有就是也不能为了模仿古人的意境,而刻意用一些生僻、浮华的辞藻,这就落入了“酸”了。你没有情感或者完全没必要用这个词,一些熟而不俗的词更好,但就是看曾经有个诗人用过,意境不错,你非得拽进去,那酸秀才气味出来了,这也是陷入法执的表现。
当然,这并不是说不能借用典故。借用典故是古诗词中经常出现一种借古喻今或借古喻己的手法,对联也会用到,我们前面讲过。巧妙地化用典故,可以为诗词增色不少。比如李商隐就是用典故的高手,他的《锦瑟》:
锦瑟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 ,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 ,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其中的庄子迷梦蝴蝶用典,本意表现的是庄子万物和“我”融为一体,形骸皆可去的哲学思想,这里活用抒写作者对仕宦之途的追求梦想以及此梦想失败落空后的无尽感慨。望帝春心也是用典,望帝去国怀乡,魂化杜鹃,悲鸣寄恨,这里活用来表现自己的执着之心。典故能融合到诗中,创造出独特的意境,表现出李商隐自身不一样的感情,就是上乘的佳作。
现代社会中的一些人,可能连古诗词中经常出现的青山、绿水、杨柳、羌笛等等一些意象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更不用说去消化这些意象带来的诗情,却要硬拽到自己的诗中,就好比一个梳着爆炸头的年轻小伙子去穿一身古装上街,显得不伦不类。
作好诗词,一定要避免这些弊病,在严格韵律的要求下,有感而发,追求高远的境界。


上一篇:诗词之弊的显著特点
下一篇:关于洛阳的一点民俗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