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嘉义扬名立万 _怎样收藏钱币
来源: http://www.guqianpu.com  收藏资讯  古钱币图片及价格


绵嘉义扬名立万 :   “书有一卷传,亦抵公卿贵。”                                       ――清?赵翼(瓯北)   绵嘉义(J.Mencarini)在众多来华洋人投身海关的客卿之中,没有爬登高位,在海关文档中,甚至没有一篇有关他的身世小传,可谓“没世而无闻焉!”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注一)   然而,自从一九○五年出版的《光绪三十一年大清邮政事务通报》(Report on The Working of the Post Office,for the Year 1905),在其英文版之后,殿附了一份绵嘉义编撰的《Note on the Postage Stamps of China,1878-1905》,作为一个附录(Appendix M.),而这份汇总了自从光绪四年发行的海关大龙邮票,以迄大清邮政官局开办之后的蟠龙诸版邮票、明信片、欠资票、快信小条以至“官局代封”签条,都一古脑儿囊括进去,附同彩色的邮票、片品的图式,形成了中华邮史上前所未有的一种“邮票目录”,而日后又补充了一些资料,由绵氏授权上海的“华邮大王”周今觉氏,把它出版为一本“华邮纪要”,但也只有英文版,并未译成中文。这一本“华邮目录”,从此在举世邮坛,远近知名,成为研究早期华邮的经典之作,而绵嘉义也一举成了名人。   扬名立万 在此一书   前面说过,在邮政早期客卿之中,绵嘉义其实是默默无闻的,只因一九○五年的“邮政年报”采纳了他编的早期(一八七八-一九○五年)华邮目录,由于当时从未有如此的“官方资料”公开发表过,集邮家为之惊喜欲狂,不禁视为经典,虽然其中也有不少具有争议性的话题,但无论如何,编书者曾与海关邮政接触,“近水楼台先得月”,他毕竟有机会得见第一手资料,或者亲灸其主事者,耳闻其经过,目见其真相,所记录的大致有可信度,于是此书乃使绵氏在邮坛扬名立万。   著作《二十二史?记》的清人赵翼,号瓯北,乾隆进士出身,曾任广西镇安知府,又升贵西道台,但因志在史学,无意做大官,乃引退返乡(江苏常州),专心著书,蔚然有成,与一代才子袁枚和蒋士铨齐名。他曾浩然自谓:“书有一卷传,亦抵公卿贵。”凭他一本《读廿二史札记》,就足令他千古不朽了。同样地,绵嘉义虽未在关邮臻高位,但也毕竟有了一本《华邮纪要》传世,足以自负,不虚此生了。   大名与国籍 邮坛不一其说   “绵嘉义”这三字,是他进海关时自报并经核定的汉文姓名,历年的海关人员“职员录”中,皆有记载不讹。不过,这一份《Customs Service List》原是海关内部的文献,又全是英文本的,外界之人未必常见。于是在邮坛上的译名,往往不一其说,有为“棉加礼义”者,有为“绵嘉理义”者,有为“曼卡瑞尼”者,各说各话,总之都是由Mencarini的原文谐音译成的。但官文书(海关人事纪录)上既有定名为“绵嘉义”,应可作定论。   至于他的国籍为何?究竟是哪一国的人?这也有几种说法。先前有人揣测他可能是意大利人,因为依照他的姓氏,尾音用rini(里尼),感觉上这是意大利式的姓,例如大名鼎鼎的“墨索里尼”(Mussolini,Benito 1883-1945)是意大利法西斯党魁与独裁者,跟德国希特勒的恶名同为遗臭万年之人。而意大利人名字尾巴上拖著“里”或“尼”的数见不鲜,正如西班牙人叫做什么“哥”(-co)或“罗”(-lo),以“o”音结尾的,皆是各具特色。绵嘉义之姓后拖了“里尼”,不免令人推想其为意大利后裔,想当然耳!   然而,这一揣测也被海关的《题名录》证明有讹。在这一Service List上的Nationality(国籍)栏中,明白记载着是“Spanish”,应是西班牙人。这在当年他进海关“自报家门”时,如是云云,也就照录不误。大陆出版的一本“名人辞典”中,对于绵氏的祖籍之上加了“自署”二字,用意何在?甚见微妙!莫非他的西班牙人国籍乃是“自署”,自己声报的,有一点姑且存疑的意味。   博客氏在《飞剪邮刊》发表的传略   博客(Comdr.H.F.Bowker)是一位著名的邮学家,曾经为绵嘉义写了一篇简略的传记,登载在三十三卷第二期《飞剪邮刊》十九至廿一页,是迄今为止,我所见有关绵氏身世的资料。文长未便全译,以下只摘其一部分译出,供邮史家参考。(注二)   据“博”文云:绵氏的先人来自西班牙,早在美西战争以前,他的祖先就定居落籍在马尼拉(菲律宾群岛的首府)。按菲岛之发现始于葡萄牙人麦哲仑,时在一五二一年,先来的殖民祖先是葡萄牙人,后来被西班牙人取而代之,其占领期长达三百余年,到一八九八年美国打败了西班牙,又取而代之,直到二次大战结束,自一九四六年起,菲国始告正式独立。   绵嘉义肯定是在西班牙殖民时期出生于马尼拉的,但其出生年月日又是“不详”,现在只知他于一八八一年进中国海关时“自报”的年龄是二十一岁,由此逆算,他可能是一八六○年出生的。不过,绵氏在来华以前,在菲岛的二十年生涯如何情形,则“博”氏亦自歉“文献不足”无从考证云云。   在福州时期 已崭露头角   绵嘉义来华进海关,其开始录用为“试用四等帮办”的年月,是一八八一年元月,报到的地点在广州“粤海关”。当时这位年甫弱冠的小青年,对于中国的邮票可能已有了兴趣,虽然在广州海关还没有大龙邮票出售,而北方自温州以北尚在试步中的“海关拨驷达书信馆”邮务亦可谓犹在萌芽状态。绵氏的邮票爱好,大约是在童年时期在家乡马尼拉所接触到一些菲律宾邮票开始的。   当绵嘉义于一八九○年在福州海关供职时,资位升到了二等帮办,也可能接触到一些有关邮政的实务经验,他的集邮兴趣,更蠢蠢欲动。一八九五年,他以西班牙文编成的《菲律宾邮票目录》,也是他的第一本邮学著作,已在香港出版了。就在同一年,他更“一鸣惊人”地为福州商埠书信馆设计了一种崭新的“邮票”图案,展现他在艺术方面的才华,几乎不让费拉尔(R.A.de Villard方于一八九四年以设计万寿邮票一炮而红的海关造册处绘图员)专美于前。   福州地方的外侨洋商早在一八六三年间,就利用轮船与上海的工部局书信馆(LPO)有书信来往,后来又成立了相当上海工部信馆分支机构的代理处(Local Post Agency),不过,一向都贴用上海LPO发行的信票,如此悄悄通邮,已达三十年之久。到一八九三年间,汉口、重庆和烟台(芝罘)各埠的侨商,忽然想到何不自行成立“本埠邮局”即LPO,各自发行邮票,似亦不失为一生财之道呢?   这其间,当然也有“聪明”而“鬼点子”特多的人如费拉尔之流,从旁“打边鼓”,煽风点火,于是从沿海到长江一带的许多商埠,不管有没有“租界”或“工部局”的组织,也纷纷步武学样,自办LPO,各色各样的邮票,先后出炉,而一八九五年八月一日上市的福州商埠票,也顺应潮流而出世了。虽然这些商埠票在事实上真正贴用寄信的不多,但引起了邮票商人(都是洋商)囤购转售的图利行为,哄传于举世各国,在一片错愕声中,闹成了不小的邮市风波。此事说来话长,姑且打住。让我们先来谈谈绵嘉义怎样在福州应征绘LPO邮票图样的经过。   妙笔能生花 媲美费拉尔   绵嘉义在福州的那几年里,海关的三大名票,皆一一登场,那就是:一八七八年的大龙票,一八八五年的小龙票,一八九四年的万寿票,其中的万寿票乃是费拉尔一举成名的得意之作。绵氏与费某的年岁大抵差不多,都在三十开外,正值有为之年。论艺术素养,费某是曾在巴黎从师专修绘画,基本工夫(尤其在花边装饰图案方面)有独到之处,此非绵嘉义所能企及。不过,绵氏自亦非甘于寂寞之人,当有机会可以一展才华之时,他一定想“秀”一下,何况这急征邮图的LPO,就在福州本地,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脱颖而出的机会来了,岂能坐失交臂乎?   时维一八九四年八月二十三日,一群在福州外国领事官和侨居本地的外籍人士,召集开会,共商仿照上海工部信馆之成例,打算创立一所“Foochow Post Office”也就是“福州邮局”。这一提议,当场即经无异议一致赞同。为了形式上也要有一个类似“工部局”性质的公共事务机构,决议成立一个“公共工程委员会(Committee of Public Works)”,并经公推英国领事官梅思?(R.W.Mansfield)为会长,并聘请香港汇丰银行福州分行经理何某(G.T.How)担任该会司库,而秘书及预定出任福州邮局局长者则为邱杰尔(H.W.Churchill)。各领事官及当地侨商代表和商会会长皆为该会的委员。   众议签同之后,首要之务,厥为筹印邮票,因为这才是生财之源,也是开办LPO的动机啊!于是一八九四年九月十一日,即由“福州商埠公共工程委员会”发布第一号公告,主旨为“公开征求邮票图案”。   悬赏征图案 邮史成文献   上面所说的那一“公告”,是福州商埠邮史上的一项珍贵文献,原件当然是英文的,不必转载了,但译其大意如下: 福州商埠公共工程委员会公告   凡为本社区之成员,皆请踊跃提供智慧,惠赐一些邮票设计图,寄给本会的会长梅思?先生阁下收。   现需用十二种不同的邮票图案,计开:   (一) 两种半分面值的;   (二) 二分、五分、六分、十分、十五分、二十分及四十分的各一种;   (三) 新闻纸封皮用半分面值的一种。   上述图案,一经审查委员选中合用者,每一种给五块银圆之奖酬。   各该图案中应皆绘具“福州信资(Foochow Postage)”字样,以及以英文与中文标明之邮资面值。   所有应征之图案均限于下星期一之前送达,用密封的封套包装,封面写明应征者之笔名,另再加上一个第二层封套,外表亦标明同一笔名及内附应征者之名片。                                     秘书 邱杰尔(奉命签发)   由前可知,当时公告征图,真是急如星火,所给时限至多不逾一个星期,有一点像是曹丕要曹植“七步成诗”的模样呢!难怪远在上海的费拉尔也赶不及参预其事,要不然,以他的好揽邮事,当时各商埠信馆之票,诸如九江、镇江、宜昌等,他几乎无役不从的。如果福州征图也有费拉尔参加竞争,肯定没有绵嘉义“扬名立万”的机会了。   话说福州LPO的征图,为时虽甚迫促,应征的佳作倒也不在少数,经过精挑细选的结果,雀屏中选者,计有下开十二种图案,其金榜题名者分归以下三位投稿人:   阿尔美达君(Gd’Almeida)入选四种;   华克君(A.Walker)入选二种;   绵嘉义君(J.Mencarini)入选六种。   十二种入选的邮票图案,绵嘉义的作品囊括了半数,可知绵氏不但有才华,且为多产作家――事实上,他可能一下子就有十二种全套各不相同的图案提供参选的吧!志在包办?气派不小!   一套邮票用多种图案,就是在中国海关邮政也是刚才由一八九四年发行的万寿一票九图首开前例的。费拉尔一口气搞出了九种面值、图案各异之票,而此时犹在上海赶印中,用石印平版印制。而福州一出手就想用“十二种不同图案”,而且打算用伦敦华德路公司的高级印法,一鸣惊人,势必轰动。   但,这一伟大的计划,毕竟因印制成本太贵,不得不紧缩为只采用同一幅图案,分印各种面值。于是在十二幅入选之图中,经再度精选,最终仍用了绵嘉义设计的一幅。   慢工出细活 翌年八月见   一八九四年九月定议的福州信馆票,拖到第二年八月一日方能正式发行,路途遥远,有以致之也。   但,福州商埠信馆(所谓“福州邮局”)急着要开张,实在等不及,只得在没有邮票可用之前,于一八九四年年底以前匆匆公告,定期在一八九五年阳历元旦“先行交易”起来,那一件英文的公告,也不失为邮史文献,兹摘译其大意如下: “福州邮政局”公告   本局将于明年(一八九五)一月一日起开办。上海商埠邮局,前在本埠及罗星塔所设之代办所,将自该日起裁撤。上海邮票自亦不再能通用。在本局之新邮票未印就前,寄信人可预付保证金一元,领用本局发给之派司簿,因邮资须记入该簿。寄件时务须携交本局登记。特此通告。                                     秘书 邱杰尔(奉命签发)   这枚福州商埠票的原图,是绵嘉义在邮坛扬名的杰作。当然,由于福州的LPO的生命史甚为短暂,连头带尾只有两年,它于一八九七年二月即因“大清帝国邮政”即“邮政官局”之正式成立,而告撤销――各埠的LPO,除上海本局以外,也一并关门大吉了――其信馆票则行用期间自一八九五年八月起,至此亦告停止,其寿之夭,仅一年有半而已。   票上有英文福州(FOOCHOW)字样为其拱楣,左右两柱上则分别镌写“信资几仙”之中文,四角用阿拉伯数目字表示邮资面值,下面再用英文标示“POSTAGE”及“TWO CENTS”分成二行。按LPO师法港邮,计资采用洋银,一百cents为一圆,其汉字译成“仙”或“先时”,往往不一。葛显礼建议发行“蟠龙”邮票时,为了cent和cents的译法,也曾与赫德有所争议,结果赫德依从了他的主意,用“分”为单位,而“十分”为“角”,这一决定很关重要,成了中国邮票的“百年大计”。这是题外之话了,暂不细说。   身在海关 扬名邮坛   关于绵嘉义其人其事,可谈的掌故不少,他的大名,沸沸扬扬,但一向缺乏详尽的记载可考。本文只谈其在福州为LPO设计邮票的一个主题,说来已觉话长,其他尚有不少话题,容后续谈。   (注一)在存世的《海关创业文献》(Documents Illustrative of the Origin, Development,and Activities of the Chinese Customs Service)七大卷内,对于稍有声望的税务司以上人物,照例皆立有一篇小传(Notes on Careers),而绵嘉义不在其中。   (注二)《飞剪邮刊》一年出六期,合为一卷,迄今已发行至六十六卷,是“博”文之发表已是三十三年之事。

阅读推荐:
【历史】杀大臣宫廷惊变
恐龙遑珍首饰
饮食论武侠四大天王 _古币收藏资讯
做老师最大的乐趣 _收藏新闻
冰城发现“黑便士” _嘉庆通宝
【文化常识】布雷顿森林体系
金银器的赏赐
《支部生活》杂志创刊号
【文化常识】关汉卿与元代前期杂剧
北方地区其他白瓷窑



上一篇:奇石如玉千秋誉 _钱币收藏入门
下一篇:陈半丁 _嘉庆通宝


最新价格
价格查询